语文阅读教学要关注“顶层设计”

 


语文阅读教学要关注“顶层设计”


 


程振理


 


[内容提要] 将“顶层设计”原理引入语文阅读教学,有利于着眼全篇,突出重点,简化路径,以线带面,优化课堂结构,更科学地对文本进行全面、深层、准确地解读,从根本上提升语文阅读教学实效。语文阅读教学“顶层设计”的基本原则包括系统建构原则、顶层优先原则、整体关联原则、简明高效原则。


[关键词] 顶层设计,语文教学,阅读策略


 


一、“顶层设计”的基本概念及其内涵


“顶层设计”本是系统工程中的一个专用术语,其本意是“站在工程系统的高端看问题、抓重点、谋思路、顾全局”。


例如我国西部地区缺水,影响农作物的生长。如果有了水,那里的白菜、萝卜肯定比东部地区长得好、长得大,因为西部的日照比东部强。可是,西部地区也并非无水,黄河上游有条湟水,且水质很好。如果引湟灌溉,即可解决部分缺水难题,可是,国家着眼于“顶层设计”原理,限制当地引湟灌溉,因为站在顶层看,如果湟水用于西部灌溉,那黄河之水不用说“奔腾到海”了,说不定到不了壶口到断流了。上游引走了湟水,不仅东部农田没了水,而且还会断电,不要说水力发电,就连火电也发不起来了(因为火电是把水烧到二百多度,由汽轮机来推动发电机发电的)。因而,“顶层设计”就是看全局,看整体,分得清轻重缓急,权衡利弊后,来个“丢卒保车”。在“顶层设计”框架下,虽然西部地区做出了牺牲,但东部优先获得的资源反过来会通过西部大开发、对口支援、中西部产业转移等一系列战略举措,助推西部地区保持平衡发展。


将“顶层设计”原理引入语文阅读教学,就是要关注“教学结构塔”的设计,重点抓好并解决阅读教学中的主要问题,以主带次、以线带面地落实文本阅读的其它相关问题。如文本阅读中“主问题”的设计、阅读鉴赏中的“切入口”设计等。


 


二、文本阅读中“主问题”的顶层设计


语文阅读教学,涉及语言感知、内容理解、结构安排、手法运用、主旨表达等诸多问题,任何一位老师都不可能面面俱到、也没有必要在一节文本阅读课中解决所有问题,于是关乎文本的诸多问题,就有了主次先后,如此,问题系统中“主问题”的顶层设计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先生曾提出过一个“主问题教学手法”。老师认为:“‘主问题’是阅读教学中能从课文整体的角度或学生的整体参与性上引发思考、理解、品味、欣赏、探究的重要的提问或问题,是能够让阅读研讨深深进入课文的教学问题。”(《中学语文教学》2007年第9期,第46页)


例如教读《论语选读》中《知其不可而为之》这一课时,在学生仔细阅读完整课文内容,强调了《课程标准》基本要求中规定的重点字词句之后,教师设置这样两个“主问题”:


请同学们结合原文,说说孔子的“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是如何体现的。


结合历史和现实,谈谈你是如何看待孔子的这种思想的。


第一个问题的设置,是让学生深入文本,仔细探求课文的每一章每一节,从孔子自身的言行,其弟子子路的言行,隐士的言行等去体会孔子的精神和心态,从正面和侧面去感受孔子的执著精神。


第二个问题的设置,是引导学生更深刻地领会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内涵,联系生活实际,对孔子的人格精神予以一分为二地分析和批判地继承。在感受孔子精神的悲壮的同时,也感受到隐士们“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看似洒脱背后的无奈。


通过以上两个“主问题”的设置,打破了传统教师唱“独角戏”的沉闷气氛,课堂气氛活跃,教师教得轻松,学生学得自在,更重要的是学生能真正学有所得。至于关乎文本的“支问题”、“次问题”,有的顺带讨论解决,有的暂且不作强调,有的留给学生自悟,而对“主问题”的深入剖析,学生对文本已有了深刻领会,自然“次问题”的解析不算难事。


当然,“主问题”的设置,除了要注意“有利于简化头绪、突出重点”,还应该“有利于单篇课文的整体阅读”、“有利于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中学语文教学》2007年第9期,第48页)。


 


三、文本鉴赏中“切入口”的顶层设计


语文阅读文本的鉴赏点有很多,如小说的人物、情节、环境,戏剧的结构、技巧、主旨,散文的线索、情感、描写,诗歌的意境、内涵、语言等。但往往任何一个鉴赏点都不是孤立的,如鉴赏小说的人物形象,自然离不开情节与环境;鉴赏诗歌的意境,自然离不开语言与内涵等。因而,在文本鉴赏过程中,同样要选择好能够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顶层”鉴赏点。


例如鉴赏王之涣的《宴词》这首诗:


长堤春水绿悠悠,畎入漳河一道流。


莫听声声催去棹,桃溪浅处不胜舟。


从鉴赏点来说,此诗语言平实、手法自然、诗情含蓄、意境深邃,然而作者要表达什么主题呢?


不妨先丢下语言、手法、情感与主旨,将意境定为此诗鉴赏的“切入口”,解决了“意境”的问题,自然也就顺带涉及了语言、手法的问题,“意境”的问题解决了,主旨自然也就显山露水了。因此,“意境”是鉴赏此诗的“顶层”鉴赏点。


“意境”由“意象”组成,意象则包括“意”和“象”两个方面。“意”是诗歌中的思想感情,“象”是诗歌中人和物的形象。所谓“意象”,就是作者主观感情与客观物象的融合。而“意境”,则是寄托诗人情感的物象(即意象)综合起来构建的让人想象的境界,它包括景、情、境三个方面。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掌握了意象分析,古诗鉴赏就成功了一大半。


王之涣的《宴词》为我们展现了怎样的意境呢?


长堤逶迤,水色碧明,东风鼓帆,桃花逐波。起句一个“绿”字点明“春水”特色,碧澄的河水“悠悠”流去,暗示了诗人对宴席友人的一片惜别深情。次句视野扩大,寓情于景,那夹着田亩的涓涓渠水缓缓汇入漳河,跟漳河“一道流”,寄寓了诗人不能与友人同往的遗憾。“莫听”一句,从视觉转到听觉上,棹声紧催,还是不要去理睬它吧——好聚不长,盛筵难再,诗人更哪堪棹声添愁助恨!末句诗人想象越来越多的离愁别恨一齐载到船上,船儿渐渐过“重”,就怕这桃花溪太浅,载不动这满船的离愁啊!


此诗含蓄蕴藉,从语言字面上看,不正是写一幅色调清丽明快的水彩画吗?然而,诗人从“看到的”、“听到的”,最终写到“想到的”,虽通篇没有一个“愁”字,但读者却已通过诗中描绘的画面,充分领略诗人的满腹愁绪了。从上述意境分析可知,这首诗的主题是“离愁”。


 


四、语文阅读教学“顶层设计”的原则


无论是阅读教学“主问题”的设计,还是阅读鉴赏“切入口”的设计,选择“顶层”都是一个重要的环节。“顶层”的选择事关阅读、理解、分析、鉴赏的全局。因而,语文阅读教学的“顶层设计”必须遵循如下基本原则。


一是系统建构原则。语文阅读教学是一个结构系统,对文本的感知、理解、赏析与探究分别是系统中的子系统,每一个子系统中又涉及诸多问题点,只有立足全局,抓住了系统的最顶层,才能突出重点,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对文本进行全面、深层、准确地解读。


二是顶层优先原则。在语文阅读教学这一系统中,位于顶层的主问题应当处于优先考虑地位,因为它是文本中的重点问题、主流问题。主问题带有对支问题、次问题的辐射功能。主问题的分析与解决,有时会顺便解决支问题,有时会让读者反过来加深对支问题的理解,从而点面结合,深解文本。


三是整体关联原则。位于设计顶层的主问题或鉴赏点,并不孤立存在于系统中,它就像是河流上游的主干流,与沿途的支流、与下游的泊湖,都有着依存的关系;又像是人体的心脏,对全身起到中枢的作用。语文阅读与鉴赏,抓主问题鉴赏点,就是既突出重点,又牵动全篇。


四是简明高效原则。顶层设计的问题系统,应当是简明而易操作的;问题解决的起点并不高深,是立足阅读文本的基本信息,逐步展开,直至文本深层。解决问题的途径既是简明的,又是关乎文本最经济、最高效的。这也是建构高效课堂,使课堂教学达到最优化效果的需要。


综上所述,将“顶层设计”原理引入语文阅读教学,有利于着眼全篇,突出重点,简化路径,以线带面,优化课堂结构,更科学地对文本进行全面、深层、准确地解读,从根本上提升语文阅读教学实效。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版)2012年第3期)

从自觉语文到语文自觉

 


从自觉语文到语文自觉


 


——我的语文教育思考与追求


 


程振理


  


语文的教与学究竟是为了什么?语文到底应该教什么学什么?又该怎样地去教与学?这是每一位语文人不得不面对和思考的问题。要解决这样一个说难不难、说不难又难的问题,我以为自觉语文与语文自觉是一个无法绕过的课题。


教育的宗旨在教书育人,教书是形态,育人是根本。叶圣陶说:“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对于这句话的理解,我想并非只是教会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还应当包括教给学生以自觉的品质、自觉的方法,即培养学生成为自觉语文的学习者和语文自觉的生活者;从育人者的层面来理解这句话,它还应该包括语文教师要以语文自觉者的姿态将自觉语文之法授予学生。


这就是说,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要以自觉语文实现语文自觉,才能成为真正的语文人,进而成为真正自觉之人——这是作为人的生存属性的价值诉求。更何况,语文的学习原本就是应该“自感自知”、“自省自悟”的。故而,对于教书育人教与学为什么、教什么学什么、怎样教与学的问题,均可一言以蔽之——自觉。


自觉教育、自觉教学、自觉学习、自觉生活,唯此,方有文化自觉、思维自觉、生存自觉、语文自觉。生活与社会之间,自觉可谓无所不在,无所不用。人类智慧之辙千百年来滚滚前趋,繁衍不绝,自觉使然也;世人情感之思跨越时空脉脉交通,绵绵相知,亦自觉使然也。


自觉,乃人生存之法,进步之本,教育之真谛,语文之根基,文化之内核。然,何为自觉也?


自觉者,一曰自感自知,二曰自省自悟,三曰自约自束,四曰自愿自主。人之生长巨细,务求自觉也,务自觉求之也。于教者言,于学者言,均须以自约自束、自愿自主,方能自感自知、自省自悟于世间万事物也。


语文者,生活也。字词句篇语修逻,点点滴滴照生活,自感自知自省悟,唯有自觉能得之。世间真义,天道人情,无不以自觉悟之。语文人行道育才,当以学生为自觉主体,营以真境,牵以津梁,明以灯火,导以捷径,令其自主自学,自觉得之。


自觉语文者,乃倡导教师教自觉,学生学自觉;教师自觉教,学生自觉学;教师自觉教自觉而成自觉之师,学生自觉学自觉而成自觉之人。如之,则自觉语文而成语文自觉也。


自觉语文不仅是一种育人法则,更是一种文化形态,是师生语文教与学的生命呈现,有如灵魂与精神籍着的躯壳;语文自觉则不仅是一种育人目标,更是一种文化理念,是师生语文教与学的智慧再现,仿佛一江春水自在向东流。


二十世纪享誉全球的意大利著名教育家玛丽亚•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强调“教育所要求的只有一项:通过孩子的内在力量来达到自我的学习。”“激发生命,让生命自由发展,这是教育者的首要任务。”


故曰,天下语文,自觉始也。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版2012年第11期“卷首”)


 


 

《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

 


《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


 


——《〈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自序


 


程振理


 


在中国古代数千年的教育期内,出现了众多杰出的教育家,如孔子、墨子、庄子、孟子、荀子,以及董仲舒、王充、颜之推、韩愈、柳宗元、胡瑗、朱熹、王守仁、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曾国藩等,其中以孔子的影响为最大且最深远。孔子毕生从事教育活动,前后约有五十年,晚年整理《诗》《书》《礼》《易》《乐》《春秋》等古代文献典籍,为古代文化的保存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创立的儒家学派,对我国古代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作为儒家经典著作的《论语》,集中地体现了孔子的哲学思想、政治思想和教育思想。孔子认为教育对社会发展有重要作用,他对教育在人的发展过程中起关键性作用也持肯定态度。孔子提出成人(即人之为人)必须经过“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的教育,他又将成人的教育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泰伯》)。孔子在中国历史上首次提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阳货》)的理论。孔子提倡“有教无类”的办学方针,并以此指导教学实践活动。在《论语》中,他还提出了多种教学原则和方法,比如因材施教、启发诱导、学思结合、循序渐进、温故知新、以身作则、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等等,这些都成为我国教育学的宝贵遗产。汉代以后,《论语》作为专书供学子学习,直到今天,其中的部分篇章仍被选进语文课本。可以说,《论语》对我国历代的教育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在《论语》中,孔子对语文学习有许多精辟的论述。他强调学习要多闻多见,“闻”是获取间接经验和书本知识,即博览群书;“见”是亲自接触外界事物获取直接经验。他强调诚信为学、学思结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为政》)、“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三思而后行”(《公冶长》)。他还强调学习要多问,不仅“每事问”(《八佾》),而且要“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公冶长》),就是要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他要求学与习结合,“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而》),“习”即温习、练习,“习”的过程就是温故知新的过程。他认为学习最终要落实到“行”上,“听其言而观其行”(《公冶长》)。


孔子主张“仁学”教育,重视内在文化心理结构的培养,以适应外在礼仪制度的规范,所谓“克己复礼为仁”(《颜渊》)。他十分重视以情育人、因材施教、启发式教学。孔子称颂《韶》乐尽善尽美,听后三日不知肉味。他说“不学诗,无以言”,认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阳货》),充分认识诗歌教学的社会功能、语言教学功能和陶冶情操等多种功能。诗歌和韵语作为语文教材,使“声、韵、调”,音、形、义等汉语的特有因素相结合,有利于认读、记诵,丰富情感。


孔子针对不同个性的学生,实行不同的教学,利于长善救失,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一次,子路问孔子“闻斯行诸(听到就去做吗)?”孔子说“(你)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而冉有也问孔子同样的话,孔子却说“闻斯行之。”公西华站在一旁问孔子为什么对同一问题却有完全相反的回答?孔子说:“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之,故退之。”(《先进》)意思是说冉有遇事缩手缩脚,所以鼓励他,子路好胜过人,所以要他谨慎从事。孔子因材施教由此可见一斑。


孔子是启发式教学法的首创者,他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述而》)他的学生子夏问他“‘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诗经·卫风·硕人》)大意是说,人先有美丽面颊的质,才能成为“巧笑”,先有两目黑白分明的质,才能成为“美目”,都是讲妇女姿态美好。“素以为绚”是讲绘画,子夏对这句不明白,他认为色彩比素质更重要,所以请问老师。孔子解答说“绘事后素”。意思是绘画的事也一样,要先以粉地为质,而后上五彩之色。子夏又问“礼后乎?”他明了这一诗句的含义是说人有了美丽的素质,然后才能讲究打扮修饰,由此他联想到做人之礼应以忠信为先。孔子听后很高兴,说“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八佾》)对子夏给予了崇高的评价。从子夏对诗句心愤口悱之时提出“何谓也”,到孔子针对疑问而答,经过打比方启发了子夏,然后子夏又能举一反三,从诗句讲美女的姿质能很快联想到忠信与礼的关系上来,最后还启发了老师,这就是孔子启发式教学法的成果。孔子对启发式教学不仅自觉躬行,而且善于总结,为我们研究教学智慧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鉴于《论语》对当前教育尤其是语文教与学的现实借鉴意义,本书试图通过对《论语》中的教育思想、教学艺术、成语内涵、典故素材与教材选文进行梳理、解读,揭示《论语》蕴含的哲思慧想,为当前语文教学与学习提供参考与借鉴,引导师生读好《论语》,教好语文、学好语文,让《论语》的精神丰富师生的文化生活,让《论语》的思想血脉汩汩流淌进现代语文教育的田园,成为师生语文学习的智慧泉源,以此传承儒家文化,造福人类精神家园。


 


                                              2011年3月12


 


(注:《〈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程振理著,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6月出版,201211月被江苏省人民政府表彰授予“江苏省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