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让写作回归生活自觉

 

让写作回归生活自觉

 

■ 江苏省苏州中学  程振理

 

叶圣陶先生说:“生活就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盛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泼地流个不歇。”(《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225页)那么,怎样引导学生立足生活的自觉积累,写出真情、真感、真思、真想的的佳作妙文呢?特级教师孙艳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具探索价值的范例。

一、写作原是生活自觉的表达

真正的好作文,概皆源于作者对生活的“自觉”体验与表达,即写作者对生活的“自主感觉—自动察觉—自发品觉—自然悟觉—自在醒觉”。然而现行的作文训练主流模式,传统性、单一性、应试性痕迹依然很明显。教师是“例行出题”,学生是“奉旨填词”。作文完全成了一种“例行公事”的应景事务,学生既没有时空体验生活,又极少作反复修改而定稿,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与文章产生的自然程序严重地不一致”。

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透过《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我们看到,孙艳老师的做法是:在预设作文之前,先让学生“通过三周的时间来观察”与作文相关的生活实景,并建立相关写作学习型网站平台,“唤醒学生对生活的有意识的关注和有针对性的观察,”“还原生活本身”,“以慢写促积累”,这就解决了学生写作之前“缺乏生活积累”的问题。同时,学生的写作不是课堂上当堂完成,而是“基于生活的原生态写作”,且“预先把学生习作依照一定的对比系列打印给学生,请学生读后写点评。”这就把原本被动而后置的作文修改环节提到了定稿“发表”之前。

显然,孙艳老师是把学生写作的训练置于一个几近原生态的生活系统之中,让学生真正遵循生活作文的内在规律,通过对生活的“自觉”体验而发自内心、自感自悟地进行写作。这在当前应试主义盛行的训练背景下,是一种极具探索价值和挑战性的有益尝试。而“通过这一种方式的学习,培养学生自己积累素材,调用素材、组合素材的能力”,相信学生即使面对当堂完成的命题作文,也能很快调动日常生活积累而轻松面对、自觉表达。正如孙老师所说:“写作需要有心、有情,需要我们养成观察的良好习惯,发现生活的美,用自己的笔记录生活,描绘生活的画面,体味生活的五彩纷呈”。

透过孙艳老师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我们还看到了美国贾特·艾米格(Janet Emig)“过程写作法”的影子:学生在整个写作过程中,经历五个相关的阶段:预写作(prewriting)、打草稿(drafting)、修改(revising)、校订(editing)和发表(publishing)。孙艳老师不仅还原了学生的生活自觉体验,也让学生体验“预写作”,之后还有“学生读后写点评”“课堂师生互动”以及“名家现场互动”等,还让学生“通过论坛的方式发表自己修改后的新作”,切实关注了学生写作的“过程性”,激发了学生写作的成就感。

二、写作回归生活自觉有路径

魏晋王弼《周易略例·明象章》说,写作是人脑对生活“取象——明象——悟象——成象”的过程。学生写作要怎样回归生活自觉,进而“明象”“成象”呢?孙艳老师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给我们的启示是:为学生创设亲身体验的意义生活。

意义生活与自然生活有所不同。自然生活是纯粹客观存在的原生态生活,意义生活是附着人类主观意义的再造化生活。如同诗人以审美的眼光审视生活中的人事物,这些人事物上便附着了诗人的审美情意,而诗人眼中所看到的人事物象,已不再是原本纯粹自然客观的人事物了。在师生写作回归生活的过程中,同样离不开“自觉”的参与,而这种意义生活又不仅仅指师生视野中主观化的外界生活,它还指经过加工打包后的知识生活和师生感悟世界以及自我观照的内心生活。

孙艳老师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并没有简单化地让学生去观察校园之景,否则学生获取的意义生活也将无比简单,而是有目的、有主题、有方向、有引导、有指导地让学生观察校园之景,“以学习型网站的方式”,“构筑教师指导、师生互动,学生自学三个平台”,除了“让学生通过三周的时间来观察校园的植物和窗前的这株玉兰花,指导学生写景”,还“把校园里所有一草一木的相关图片和介绍性资料以及名家名篇中出现的该类事物的描写性经典语句都放在学生研究的平台上,并亲自拍摄了春天校园中一天中所有草木的画面”,“让学生在教师创设的情景中提升写作能力”。孙艳老师正是“为学生创设亲身体验的意义生活”,才使学生能够有可能“回归生活自觉”地写作。

不仅如此,孙艳老师还利用“国风作文教学平台”,在“孙老师教你写作文”系列中建立又一课程资源包《窗外那株玉兰花》——观察和描写景物的特点指导课,其中包括四个栏目:注意观察、怎样观察、作品展示(包括学生佳作和教师下水作文)、好文共赏。还“把走过校园一路看到的景有所重点地拍摄下来,并在电脑中通过绘声绘影软件处理成一个电视片断”。这在当前大数据时代“教育资源开放整合”“学习空间融合设计”“网络平台翻转课堂”等背景下,不失为一种探索创新的大胆尝试。或许未来的写作教学,课内外资源的整合、自然资源与数据资料的整合,会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三、表达生活自觉的内因方法

张志公先生说:“文章里有思想意识,知识见闻,生活经验,审美观点;它运用抽象思维,形象思维;它讲究方法技巧,语言艺术。它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体。”(张志公《文章学概论·序》)在现有的主流作文教学模式中,教师们尤其津津乐道于写作方法的模式化训练,甚至有好事者编写出跨学段跨年级的写作方法训练体系,然而如此训练的方法到底有多少能被学生自然而然地运用到写作中去呢?

孙艳老师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让我们看到,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在写作时,头脑中根本没有太多的方法概念,他们会不自主地展开丰富的联想与想象,会运用儿童的独特审美方式与独特的表达方法,来呈现他们眼中和心中源于生活自觉的意义生活。老师只是“预先把学生习作依照一定的对比系列打印给学生,请学生读后写点评”,课堂上师生共同进行“片段比较”和“讨论点评”,甚至“孙老师也写了下水作文,我是单纯从技巧上写了玉兰花开的过程,本来想用来指导大家的,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的生动的设喻时,不由惊叹,孩子的心跟自然贴得是那么的近哪!也只有你们这颗剔透的童心下才能有出如此奇妙想象,你们信手拈来的比喻,就如同吐鲁番的葡萄,晶莹碧透,圆润可爱,清新自然,让人欣羡不已。孙老师看后真是倍感佩服。所以你们要相信自己的直感,大胆表述,因为每个孩子对自然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

孙艳老师的课例告诉我们,真正源于生活自觉的的好作文,是不需要给学生强加写作技巧的。真正的写作技巧同样来自学生对生活的自觉体验,应该是写作者对生活自觉表达时的情理使然。这正如古人写诗作词,并未预先设计所谓的创作手法,一切都是顺着生活的路子来的。比如,看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情景,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张九龄《望月怀远》);看到“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的场面,自然跳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望庐山瀑布》)这样的奇句……这其中,有联想、有夸张、有比喻、有虚实,然而这些所谓方法,皆是自然之笔,并非刻意堆砌。当然,这并不是说作文点评不需要讲方法,而是要引导学生在“生活自觉”中和自主自然地运用方法,因为真正的写作方法是来自生活情理的内因。

此外,孙艳老师的《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指导课,还营造了别致的电视片导入、名家名篇范例、导游诗意解说、课堂名家互动、课文导写链接等独特新颖的课堂情境,不仅“切实改变学生这种面对生活而无视生活的写作习惯”,而且让学生“这一关注成为他今后生活的一种本能”,进而形成必要的语文写作素养。正如孙艳老师《窗外那株玉兰花》作文点评课结束时寄语所说的:“当一个人在用眼仔细观察,用心体会世界时,当一个人能将他的生活、知识、心灵和谐统一时,这个人就徜徉在作文的天地里了。……观察很重要,积累少不了。让我们共同在写作的道路上不断求知、求智、求趣、求美。”

总而言之,写作是一种最具个性的创造性活动,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独特的心灵表达,是源自写作者自身生命的独特感悟,是写作者思想情感的“自觉”流淌。宋人朱熹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写作离不开生活,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只有动心地积累生活体验,动情地感悟生活内涵,才能走进“自觉”的写作,写出精彩的佳作妙文。

 

(注:本文发表于《语文知识》杂志2015年第10期第13-14页。)

 

写作活水源于生活自觉

 

写作活水源于生活自觉

 

程振理

 

关于写作与生活之关系,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生活就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盛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泼地流个不歇。(《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225页)生活是作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这个道理尽人皆知,然而拥有了生活并不等于就能写出一篇好作文来,除了谋篇立意、结构行文、语言运用等作文功夫之外,从生活到作文中间的心理内化与外释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环节,即人脑对生活的取象——象——悟象——成象”(魏晋王弼《周易略例·明象章》)的过程,我们姑且称之为写作者对生活的自觉过程。这也是同为生活之人而写作水平却各有高低的关键因素。

这里的“自”是指“自主、自发、自动、自然、独自”;“觉”意为“感觉、察觉、品觉、悟觉、醒觉”。许慎《说文解字》:“觉,寤也。从见,学省声。”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寤,寐觉而有言曰寤”。因而“自觉”主要是指“自能感觉、自会察觉、自主品觉、自行悟觉、自可醒觉”之意。语文学习实质上就是一种“自觉”的心理认知与实践活动,写作尤其如此。真正的好作文一定是写作者立足生活的自觉积累,发自内心、自感自悟而不是矫揉造作、生搬硬套地表情达意、抒发见解,由此写出源自“真我”的本真作文,是真情、真感、真思、真想的“自觉”表达。简言之,写作活水源于生活自觉。

 

一、对身生活的自觉

佳作妙文首先源于自身生活“自觉”体验。生活中,总是那些亲身体验过的情和事,才是我们最难忘却、感触最深的写作“触发点”。……没有切身的生活体验,作家仅凭想象很难写出逼真感人的生活。所以说,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是写作取之不尽的素材宝库。对学生而言,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课堂内外,都是“自觉”写作的广阔天地。

例如何宜品同学的获奖作文《羞愤,其中写到: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跃入我的眼帘——松垮的深蓝色布衣外套,颜色尚有几新,应是他收藏了许久吧。肥大的裤子倒把他显得更瘦了。他黝黑的皮肤不配他那略显苍白的头发,丝丝缕缕间仿佛能嗅到岁月为他留下的气息,皱纹早已爬上他的脸庞,攻城掠池后留下了道道沟壑。尴尬凝结在心头,我怀着纠结的心情跑了过去。

“爸!你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我还要上课呢。”我低声地说着,虚无缥缈的眼神游离在操场上的那群人中,他们会不会都在看着我呢?

……

“嘿,要上课啦!这你爷爷么?”一句话彻底打破了我心中的宁静。空气中弥漫着无法言喻的苦涩与尴尬,我笑了笑,转身望向无奈的父亲……。

……我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一遍遍地重播着那些讽刺而又嘲笑气味十足的话。同桌好奇地问:“你怎么了?刚刚回来就这样,你爷爷跟你说了什么伤心的事吗?”……

沉默,恐怖的沉默,仿佛世界瞬间被凝滞了,沉重的只能听到自己呼吸声,还有从不知名的远方传来的爱的泣歌。……烈火焚烧着我的虚伪,火辣辣的疼氤氲着,终于伴着眼泪释放出来。

学校的电话亭前,我拨通家里的电话,短暂的忙音过后,熟悉的声音穿越遥远的距离传入我的耳畔。“爸,对不起……”……

在这篇文章(选段)里,何宜品同学以自身的生活体验为背景,通过亲自经历的生活事件,剖析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羞愤之心,阐释了亲身经历的“爱痛交织”的亲情。若非亲历,何人能解?那身影、那眼神、那声音、那沉默、那忧伤、那眼泪……不正是作者铭心刻骨、羞愤爱痛的“自觉”表达吗?

 

二、对外界生活的自觉

除了那些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人和事以外,写作活水的另一个重要途径是对身边外界生活的自觉。对于那些看似与自己没有关联的人和事,只要怀有一颗敏感的生活爱心,稍加留意用心体味,同样会情为之牵、思为之动,触动起自己内心深处那根写作之弦。这是写作者的自主感官对外界生活的察觉、悟觉的自觉过程。

例如沈晓婵同学的这篇《指间有声》选段,就是源于对校门口一对极其普通的摊点业主的自觉感悟:

……买米糕的是一对年轻夫妻。只见男子利索地拿只木碗用勺子塞满米粉递给女子,女子接过木婉娴熟地为其添了一勺芝麻轻轻抹平,然后男子接过放在早已准备好的蒸屉,盖上木盖蒸了起来。整个过程没有一句言语,却是十分默契。

在等待米糕出锅的时间里,我终于察觉了他们的异样——原来他们是聋哑人。每个食客向他们询问时,他们都一声不吭,微笑着指向招牌,然后指了指米糕。

……

他们也在交谈。只见男子用手比划了两下,看向女子,女子看后亦比划了几下,用无奈的表情看着男子,男子又比划了几下,而后两人竟都露出了笑颜……他们在谈什么呢?是在关心问候“你冷吗?风真大呀!”还是在说“今天买米糕的人真多!”

他们仍在用手指交谈着。很平常的举动,或许是在聊家常,也说不定是在打趣开玩笑。虽然不明白他们说些什么,但总觉得弥漫在他们之间的是浓浓的情。

……

他们在喧闹沉浮的世界中,用手指演绎着生命的和谐的美。在无声的世界中,用平常心来表白对生活的别样激情。……

类似这样的普通人物,这样的故事或场景,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不知不觉地发生着、上演着,司空见惯不足为奇。无数的学生每天同样从校门口经过,甚至也曾到这对摊点业主那儿吃过米糕,然而要么未加留意,要么似曾留意,却未入心,因而极少有同学写过他们。而沈晓婵同学却怀有一颗生活的自觉之心,捕捉到了这样的生活细节,并且将之诉于深情的笔端,这就是对身边外界生活的自觉

 

三、对阅读生活的自觉

据测量学统计,一个人的知识靠亲身实践得来的仅为20%,而80%是依靠阅读得来的。阅读是获得生活认知的重要途径,所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就是这个意思。一部书就是一个世界,每个世界都会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与表达方式,读者走进阅读的世界,其实也就走进了又一个独特的生活。正如“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自己阅读生活的体验也不尽相同。因而,对阅读生活的自觉”是催生好作文的又一重要路径。

例如荣获江苏省作文大赛特等奖的汪邦义同学的《不放在书橱里的书》:

……著书立说已经成为时下一大潮流……垃圾是越来越多了,层出不穷。畅销书或是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书可谓明目张胆的假冒伪劣。

坚决制止垃圾进入书橱。否则,下一个失去知觉的将是你。很希望在写文章的作者中能出来一人,给人一点畅快淋漓。

文学作为一种理想和追求,多半印证着现实生活的缺失。我们总在盼望着可以放进书橱里的书出现,就如我们对于采摘不到的葡葡,不但想象它是酸,可能还会想象它是分外的甜,可是我们的盼望总被失望所替代,葡萄在嘴里依然涩着牙齿,令人痛苦。好似那些垃圾。

憾!旱?如今文学似水,中国奇旱!那种“销量仅次于圣经,被翻译成36国文字,在45个国家和地区热卖”的书只能在梦中与她幽会了,断无成为现实的可能。

……文学被这些垃圾污染,面目全非。仿佛乡下人涂脂抹粉忘记抹脖子一样,就那块黑就全糟踏。但,空空的书橱迟早会向世人讨还书的,不能饿着。……

从这篇考场杂文(选段)来看,汪邦义同学不仅喜欢读书,而且善于思考,“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书读多了才会有比较,暗恋上钱钟书、米兰·昆德拉,对那些装模作样的畅销书自然没法唱赞歌,因而这篇文章语言简明犀利,时有智慧之火花,如“文学作为一种理想和追求,多半印证着现实生活的缺失”。

由此可见独立与个性的阅读生活,有利于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个性表达的写作素养,点燃不唯书本、敢于质疑、深入探究、创新思考的火花,正是对阅读生活“自觉”表达

 

四、对实践生活的自觉

荀子说: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荀况《荀子·儒效》)朱熹说:学之之博,未若知之之要;知之之要,未若行之之实。(朱熹《朱子语类》卷十三)王守仁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王守仁《王文成全书》卷六)诸语云云,皆谓生活实践之重要。生活实践是写作的又一宝贵源泉,学生作文自然离开实践生活。只有亲身实践得来的,学生才会身处其中,有所学,有所动,有所思,有所感,落笔成文,自然就是“自觉”的写作。

例如赵光义同学的《汗水的味道》,就记述了自己参与实践生活的一段经历:

……暑假的一天为了完成学校的假期作业——体验生活,我陪着父亲一起去修自行车。……我学着父亲的样子将车子倒置,取出车胎……没过多久我便觉得热不可耐,汗水渐渐地浸湿了我的衣服。我抬头看了看父亲,他依旧熟练地忙着,胸前也被汗水浸湿了。

很快就到了正午,阳光变得更加灼热。……我拼命喝早晨从家带来的水,仍觉得很热。父亲叫我到楼下的阴影下乘凉,自己仍然忙碌着,动作还是那样的迅速。……

午后的阳光似乎比正午更烈。汗水顺着父亲的发梢滑落下来,在父亲的眉毛上稍作停留便涌进了父亲的眼里。父亲挤了挤眼,汗水滑落在地上,瞬间便无影无踪。父亲的脸又红又黑,脸上的汗珠争先恐后地从毛孔中挤出来,然后汇成一道道小河流,在脸上欢快地流着。……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有种痛痛的感觉,不知不觉,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第二天的阳光依然那么强烈,父亲继续着他的工作。中午我从家里带来一把遮阳伞为父亲遮挡阳光。本来父亲不要,在我的再三要求下父亲接受了。……汗水顺着我的脸颊缓缓的流着,溜进了我的嘴里,我突然发现,汗水是甜的。……

在这段文字中,赵光义同学借体验生活的过程,重点描写父亲烈日下修车的汗水,道出了汗水是甜的的丰富内涵。显然,通过对这次实践生活的自觉”,作者理解了生活,理解了父亲那份浓浓的爱,尝到了来自父亲的汗水那甜甜的味道。

因而,实践生活是学生写出佳作的又一重要“自觉”场域。面对丰富而真实的生活,只有自觉实践,投身其中,切身感悟,才会如王夫之所说:能力行焉,而后见闻讲习之非虚。(王夫之《四书训义》)卷五)经过对实践生活的自觉写出呈现“自”的“本真作文”来。

 

五、对思生活的自觉

张志公先生说:文章里有思想意识,知识见闻,生活经验,审美观点;它运用抽象思维,形象思维;它讲究方法技巧,语言艺术。它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体。(张志公《文章学概论·序》)写作离不开联想和想象,基于现实生活的联想与想象,也是一种创造性的思维生活。学生对思维生活的自觉,同样能写出言之有物且富于思辨的好作文来。不过要特别强调的是,对思维生活的自觉,并非凭空瞎想、胡编乱造,这里的思维生活是基于真实生活之上的,生活仍然是思维与写作的来源。

例如江苏省高中生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陈柏龙同学的《一缕阳光》中一段关于生命与人生的思辨表达,便是基于生活的思维自觉呈现:

……很多时候,盲目的奋斗会让你愈陷愈深,不能自拔。这时,旷达的心境就会把过分执着的心打捞上岸,让你重新开始。

生活中我们需要旷达与超脱的心,因为人生不会是一面完整的圆镜,命运常常把它摔碎之后再给你。然而这并不是不变的格局,真正的强者会在生命的废墟中,将希望砌为基石,把奋斗当作凝胶,再用旷达的眼睛去欣赏最终那即使并不完美的塑像。

流水落花,雨燕翩飞,即使花褪残红,明月残缺又如何?乌台诗案后,东坡抖落心中的浮尘来到黄州。仕途的失意,官场的浊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早已历尽红尘的心。他说,让这一切都随大江东去,但留他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穿越厚厚的历史,我们与他一同驾一叶扁舟,凌万物茫然。这不是放纵颓靡,而是旷达不拘。

苏轼在纵情山水中学会了赏玩生命每一个细节,于是,历史长廊传来东坡忘情的欢笑;赤壁水边,浪花随他孤傲的情怀一同跳跃。当世俗的泥淖不再能束缚我们,那就把思想连同那份旷达的心一同放飞,放飞在九万里长空,傲然苍穹……

旷达是龙井的淡淡香,只有经历岁月浓烈的冲泡才能去丝丝体味。浮生若茶,每一种人生都有连执着也过不去的坎,此时就需要我们拥有睿智的思维,撑起旷达的雨伞,像庄周御长风驾鸿雁一般,逍遥在神奇的天宇。……

不难看出,陈柏龙同学善于用形象的语言书写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有较强的感染力。在这段文字中,哲理性的语句随处可见,有些甚至呈现出和年龄不相称的老成。陈柏龙同学的生命与人生思考,并非脱离现实的胡思乱想,而是娴熟地调动起自己的生活积累、阅读积累、思维积累、审美积累,以一种高立意的姿态,为读者呈现了自己的思维自觉成果。

总之,写作是一种最具个性的创造性活动,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独特的心灵表达,是源自写作者自身生命的独特感悟,是写作者思想情感的“自觉”流淌。如宋人朱熹说: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写作离不开生活,生活是写作的源泉。只有动心地积累生活体验,动情地阅读古今名著,动力地投入生活实践,才能不断储蓄源自生活的营养,走进“自觉”的写作,写出一首首精美的诗歌、一篇篇意蕴厚的文章。

 

2014年5月25日,洪泽湖畔。

 

(本文系《少男少女(写作版)·文道》杂志特约稿,发表于《文道》2014年12B期“特级教师写作解密”栏目)

 

 

基于阅读背景的写作导练

 


基于阅读背景的写作导练


——构建高中语文阅读与写作的桥梁


 


程振理


 


[内容提要] 构建语文教学阅读与写作的桥梁,探索基于阅读背景下的学生写作导练,即以生为本,突出学生主体阅读地位,培养学生个体阅读体验,在阅读中激发学生写作动机,借文本阅读培养学生创作语感,指导学生积累材料、提高学生思维水平、教导学生创作方法,通过对文本的品味鉴赏,提高学生立意能力、表达能力和谋篇结构能力,以读促写,提高学生写作能力。


[关 键 词] 语文,阅读,写作


 


当前,新课程阅读教学的实践丰富多彩而卓有成效,而作文教学的探索在中学语文教学中仍重视不够。唐代文学家韩愈曾说过:“学以为耕,文以为获。”指出“耕”是“获”的前提,“学”是“文”的基础。这里的“学”,可理解为“阅读”,即强调阅读是写作的基础,为了写作而要重视阅读。现代教育家叶圣陶也说过:“阅读是吸收,写作是倾吐。”因此,构建语文教学阅读与写作的桥梁,探索基于阅读背景下的学生写作导练,理应成为中学语文新课程教学的重点。


 


一、以生为本,在阅读中激发写作动机


一要突出学生主体阅读地位。教师在阅读教学中要确立民主教学的思想,努力为学生创设和谐宽松的学习平台,想方设法调动学生主体阅读的积极性,让学生真正投入到自主探究的阅读行为中去。为此,阅读教学要尽可能多地还时间给学生,让学生有充分地自读时间、讨论时间和自由思考发言时间,而非教师越俎代庖,不顾学生阅读感受和审美体验,讲授灌输一言堂,形成教学专制。当然,为了提升学生自主探究能力,教师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教会学生必要的阅读方法和技巧,善于引导学生披文入境,学会审美体味,方能以读导写,铺垫写作背景。


二要引导学生个体阅读体验。在传统的学习方式下,学生对老师形成了较强的依赖,言必师说,失去自我。为此,教师在阅读教学中要引导学生对自己的主体地位形成正确的认识,让学生能真正将独立的思考探究或相互间的合作研讨作为阅读的一种自觉习惯,逐步培养学生阅读的自主意识和自学能力,引导学生重视个体阅读体验。在阅读教学中,可放手让学生用自己的理解去体验情感,去感受作者的情愫,去领悟作者的构思,去参与作者的创造,去对作品中的“空白”进行再创造,形成自己新颖独创的思索见地,而不被前人的定论所束缚,这才能为其读后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三要激发学生自主写作动机。学生有了真正独到的理解与感悟,就会产生表达的冲动;学生有了真正的思考与创见,就会产生尝试创作的欲望。学生自主意识的建立,促使学生在阅读中能真正塑造出自我心目中的“林黛玉”,从而产生一种发现与创造的快感,并进而激发起写作的动机。这里的“写”可以是对原作的模仿借鉴,也可以是评价感悟,学生在写作中又能进一步加深对原作的认知与理解,不仅能丰富知识,发展个性,更使语文素养得到真正全面的的提升。此时,教师要做的就是给予学生及时的评价指导与鼓励认可。


 


二、文本引路,在阅读中领悟写作方法


首先,借文本阅读培养学生创作语感。语感是学生对文本语言的感悟理解能力。吕叔湘说:“语文教学的首要任务是培养学生各方面的语感能力。”语感能力集中反映一个人的语文修养,它是一种驾驭文章意蕴的综合能力,包括对语言材料的组合方式和规律、对语言等符号及其所承载的思想内容和情感意味的总体感悟。语感能力不仅反映一个人的阅读能力,也能透视一个人的作文表达与分析能力。阅读教学就是要帮助学生培养起鲜明的语感,“直到自己的语感和作者的不相上下,……才能真正接近作者的旨趣。”(叶圣陶语)


其次、借文本阅读指导学生积累材料。长期以来,阅读教学重语句篇章结构的分析,忽视学生语言材料的积累。学生作文搜肠刮肚,苦于无精当的词汇来表达。语文阅读应把积累语言作为基础目标,让学生的语言仓库丰富起来。而文质兼美的阅读材料,能帮助学生积累丰富精当的语言。所以阅读教学要引导学生加强诵读记忆,它不仅是理解文意的需要,也是指导写作的需要。


再次、借文本阅读提高学生思维水平。学生思想水平和认知能力的培养,是提高写作能力的关键。文本阅读,同样要重视引导学生感悟作者所表达的思想情感,领会作者是怎样由对社会现实生活的观察而发现问题、分析问题、作出评价的,从而帮助学生学会观察思辨,培养学生对社会、对生活的观察思考与正确认识评价能力。


第四、借文本阅读教导学生创作方法。要写好作文,借鉴与练笔是缺一不可的。叶圣陶说:“课文无非是个例子。”对于写作借鉴而言,就是要通过文本阅读,借鉴课文创作的成功范例,发挥课文对写作的指导作用。教师可利用文本立意、构思、表达、格式等方面的成功之处对学生进行写作的训练指导。如课文的选材,一定是为了主旨表达;结构的巧妙安排,一定是为了不落俗套。诸如组材构思、布局谋篇、线索设置、开头结尾、段落过渡等,课文都具有范例作用,值得我们细细品味。文无定法,但并非无法。阅读文本正是学生掌握写作之法的必由之路。


 


三、品味鉴赏,在阅读中训练写作能力


其一,分析鉴赏文本主旨,提高学生立意能力。阅读的关键在于对文章思想内容的理解把握。思想是文章的灵魂,而文章主题的确立,正是作者寄寓情感表达思想的反映。学生在文本鉴赏中,逐步懂得了文章的命题、取材、构思等都应该是围绕文章主题表达需要而确立的,在阅读中就会有明确的分析指向,形成良好的阅读分析习惯,自主地去探求作者命题的用意,取材的目的,构思的作用,从而准确把握并深刻领会作者的思想情感,提高阅读理解的能力。在这一过程中,教师可帮助学生构建读写的桥梁,进行专题性的写作指导,比如在作文立意明确后,引导学生关注课本例文紧扣主题的取材特点,并在此基础上,指导学生进行合理取材的专题训练;也可以通过指导学生对阅读文章的取材进行分析,进而把握文章的思想情感或主题,帮助学生对写作材料进行归类整理,从而进行提炼主题的训练。


其二,赏析玩味文本语言,提高学生表达能力。语言是文章思想的载体,语言的驾驭能力关涉到文章创作的成败。不同的思想情感,不同的社会风情,不同的文体特点决定着不同的语言表达形态与风格,而对文本语言的赏析,正是为了揭示其背后所隐藏的这些“不同”,以达到对文章更深的理解把握。教师指导学生语言训练,可以阅读课文为范例,分析不同的表达方式、句式特点、修辞使用、选词练字等的不同效果,在感悟语言表达不同所带来的效果差异的同时,对文章语意及情感能有更深入准确的把握与理解。学生写作,也会更多地关注阅读文本语言的诸多特点,如精练、简洁、生动、流畅或含蓄、隐晦、婉约、缜密或华丽、清秀、粗放、豪迈等,揣摩把握这些特点背后作者的创作用意,并结合自身创作的需要,追求属于自己的语言表达风格。


其三,梳理分析文本结构,提高学生谋篇能力。结构是文章层次思路或行文脉络的反映,而写作的布局谋篇,就是作者围绕自己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或写作意图,去合理地结构文章,使文章的各部分能够构建成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教师借助课文范例的引路,在引导学生认知掌握文章布局谋篇技能方法的同时,知道如何去分析阅读文章的行文结构,更好地理解把握文章的主题、情感或用意,从而让学生在自主阅读过程中,能够意识到文章的结构分析入手,去理解课文内容。如记叙文叙述方式的不同效果,散文移步换景的时空变化,议论文论证结构的说理功能等等。由此帮助学生在把握不同文体基本结构模式的同时,认知合理新颖的结构对文章思路的展开,情感的抒发,主题的揭示所起到的作用,从而提高学生作文布局谋篇的能力。


综上,阅读是学生写作的前提、基础,写作是学生阅读的升华、深化。“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杜甫)、“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孙洙),阅读与写作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两者可以相互促进,相互转化,实现迁移。为此,搭建阅读与写作的桥梁,以读促写,是当前高中作文教学提高学生写作能力的重要途径。


 


(本文发表于《新语文学习》2011年第3期)


 

基于“活教育”理论的“活写作”训练

 


基于“活教育”理论的“活写作”训练


 


程振理


 


[内容提要] 现代著名教育家陈鹤琴提倡“活教育”,当今高中作文训练需要“活写作”,本文针对当前高中写作训练的“死写作”现象,提出构建基于活教育理论的多元式“活写作”训练,充分发挥学生写作主动性,让学生活写作、写作活、写活作,真正写出富有个性色彩的的活生生的文章。


[关键词] 活教育,活写作,作文训练


 


陈鹤琴是我国现代教育史上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和幼儿教育专家,1914年与陶行知同行赴美留学,师从克伯屈、孟禄、桑代克、罗格等教授专攻教育学和心理学。他一生在教育上的贡献是多方面的,“活教育”理论是其中最具亮色的部分。陈鹤琴“活教育”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就是“教活书,活教书,教书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今天,探究他的“活教育”理论,对我们的教育理论研究和教学实践都有很大的启发。


一、“活写作”训练提出的背景


观照当前高中作文教学,传统性、单一性、应试性痕迹依然很明显,教师、学生缺乏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尤其是缺乏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教师是“例行出题”,学生是“奉旨填词”,作文完全成了一种“例行公事”的应景事务,谈不上主动,更谈不上创造,甚至频频出现仿作、套作、宿构现象,同一段题材,竟能统用于任何文题写作。学生交了作文,似乎也就没事了,尽管教师批改得辛辛苦苦,讲评得认认真真,但是,多数学生只关心自己的分数,很少去研究和领会教师的修改之处与讲评。这样的写作,是被动的、机械的、单一的、无趣的,归根到底是“死写作”。这样的作文训练,也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的“与文章产生的自然程序严重地不一致”。


一篇文章的产生,首先要观察生活,积累材料,然后才能确立中心思想或题目,接下去为构思、起草,最后要修改定稿。而现实的做法却是斩头去尾,既不让学生有时间去搜集材料,又不要学生去进行修改定稿,实际上只抓了“起草”这一环节,学生交给教师批改的,严格地说,仅仅是“草稿”。学生没有生活积累,作文时只好搜索枯肠,或七拼八凑,或胡编乱造,完了上交一篇“死作文”。


针对此种状况,若要培养“活”的学生,写出“活”的作文,则须以陈鹤琴的“活教育”理论为指导,打破陈旧单一的作文教学模式,按照素质教育的要求,遵循作文教学的内部规律,努力构建基于活教育理论的多元式写作训练模式,充分发挥学生写作主动性,让学生活写作、写作活、写活作,真正写出富有自己个性色彩的的活生生的文章。


二、“活写作”训练的理性论证


首先,从心理学角度来看,“活写作”是建立在学生内驱力激发基础上的自觉写作行为。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所有智力方面的工作都要依赖于兴趣。”魏书生则说:“学生普遍对单一的训练方式感到厌烦。”运用“活教育”理论指导写作训练,就是要在作文训练方式上求新,常练常新,不落俗套,把学生的作文兴趣激发起来。学生有了兴趣就会产生内驱力。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要学生“好之”、“乐之”,教师就要讲究方法,打破单一的作文训练模式,不断给学生以新的感受。只有激发和调动学生的作文积极性,引导学生回归生活,学生才会有自主的时间和空间,只有让学生广泛地参与作文训练的活动,才能不断地开发他们的作文潜能,也才能相应地写出“活作文”来。


其次,从信息学角度看,“活写作”是学生回归生活本真写作“生活化”的科学途径。陶行知主张“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现代信息理论则认为,任何事物都是与其它事物相互关联的,任何一个事物都具有多层面的特征,即具有多元化的信息。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林格伦指出,信息的多向性传递教学效果最好。因此,信息传递的渠道多少,信息刺激的广度、强度、新鲜度不同,其信息容量就不同,学生所接受的信息量也不同。因此,在“活写作”训练中,只有综合运用灵活多变的作文训练模式才能给学生以新鲜感、新颖感,才能不断地调动学生的创造思维和参与意识,从而源源不断地激发学生进行“活写作”。


再次,从系统论角度看,“活写作”训练也是一个还原写作自身规律的完整训练系统。奥地利生物学家贝塔朗菲的系统控制论认为,任何事物都是由相互联系的若干要素构成的系统,系统有层次结构,系统的属性不仅要取决于各组成要素的属性,而且取决于各要素间的联系方式。所以,教师在进行“活写作”训练时,要将其看作一个系统,从它的层次结构及与其它事物的联系入手,去把握作文训练的本质规律。教师在指导学生“活写作”时,要注重作文教学的全程性、序列性和实效性,不可只抓住课堂写作本身,而应从作文训练系统的角度出发,课内课外相结合,回归生活源泉,真正引导学生关注生活、走进生活、体验生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陈鹤琴语),进而活写作、写作活、写活作。


三、“活写作”训练的实践原则


1.生活化原则。陈鹤琴的“活教育”教学不重视班级授课制,而重视室外活动,着重于生活的体验,以实物为研究对象,以书籍为辅佐的参考。认为教育是生活,生活更是教育,“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我们的活教材”,反对传统教育与实际生活的脱离,学校与社会的隔绝,师生要“与社会打成一片和自然界紧密地呼吸在一起”。


2.程序性原则。“活写作”要求作文训练的过程与文章产生的程序相一致。教师在布置作文题后,引导学生观察生活、搜集材料或查阅资料,学生完成“起草”任务之后,要对半成品进行自读自改。即:确定文题关照生活—搜集材料构思起草自读自改评改完善修改完稿。


3.开放性原则。“活写作”不限于“当堂作文”的框框,既把作文训练放在课内,又延伸到课外。如上面所列程序中,确定文题、自读自改、评改完善可放在课内进行,关照生活、搜集材料、构思起草、修改完稿等,也可放在课外进行。课内课外有机结合,以期真正写出来源于生活的“活作文”。


4.多样性原则。既然是“活写作”训练,必然要改变只有课内命题作文的状况,必须实行双线结构。一条是命题作文线,一条是自由作文线。前者,由教师命题、命意、定向或要求,进行有系统的训练;后者,让学生自行命题,“我手写我心”,爱写什么就写什么,主要是积累材料,锻炼思维,训练语言等。两条线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内容和形式均多种多样。


5.综合性原则。“活写作”训练,不仅仅是训练学生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还要同时训练学生的思维,提高学生的认识水平、道德水平、思想水平;“活写作”训练,不仅仅是书面语的训练,还应结合口语训练;“活写作”训练,不仅仅是训练记叙文、议论文的写作,还应该有说明文等实用文的训练,以期使学生的综合写作能力有所提高。


6.实效性原则。“活写作”训练务必以学生为主体,充分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作文材料的搜集,要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自己去做;作文的修改,更要让学生自己动手,不再由教师越俎代庖。写作训练的方方面面,均以实效为原则,教师“活引”,学生“活练”,务求实效。


四、“活写作”训练的基本范式


中国语文教学传统讲究听说读写相结合,因此,基于“活教育”理论的“活写作”,必然是听、说、读、思全面参与的复式训练,是以“生活化”为背景的主体创作行为,也是以多角度、开放性、多样式、灵活性为特征的导练模式。


其一,结合听、说、读、思等方面的“活写作”训练模式。一是以思导写模式,思维能力是一个人的行为先导,思路理顺了,作文也就有序了。思维越是丰富,作文也就越能写得好。因此,必须重视思维对作文的直接引导功能。二是以说代写模式。即通过举办“朗诵会”、“演讲会”、“辩论会”等各种“说”的活动,培养学生“说”的能力,促进学生作文水平的提高。三是以读促写模式。通过“朗读竞赛”等活动,引导学生注重对名篇佳作的朗读、朗诵,培养学生良好的语感,以“读”促进学生作文水平的提高。四是以听助写模式。通过有目的有组织地引导学生锻炼“听”的能力的活动,提高学生对名篇佳作的感受能力,进而促进学生写作能力的提高。


其二,课内、课外及课内外相结合的“活写作”训练模式。例如周记型,教师引导学生结合一周生活积累完成一篇文章,然后安排一节课交流、评议、指导;日记型,引导学生坚持写日记,教师定期抽查,定期评比;竞赛型,一月一赛,佳作交流,推荐发表;活动型,通过组织活动,结合活动进行写作;读感型,引导学生阅读某一作品,然后进行作文评比;积累型,教师给学生确定作文范围、类别等,让学生自己体验生活,积累素材,有感而发,写出有一定质量的“生活作文”,等等。


此外,还可以尝试运用投影、录像、多媒体课件等多种手段辅助作文教学,寻求作文训练的最佳辅助手段,优化作文训练模式。


总之,“活写作”就是以“活教育”理论为指导,努力构建灵活的写作训练模式,教师活教、活导、活练,学生活学、活思、活写,真正写出富有自己个性色彩的的活生生的文章。相信,基于活教育理论的多元式写作训练,定能取得可喜成绩,培养出与时俱进、富有个性、人格鲜活、符合时代发展精神的“活人才”。


 


(本文发表于《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