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语文教师必读书目[40本]

    程振理:语文教师必读书目

[共40本]

中国语文教育史纲               张隆华

中国古代语文教育史             张隆华 曾仲珊

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史             李杏保 顾黄初

二十世纪前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   顾黄初 李杏保

二十世纪后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   顾黄初 李杏保

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             叶圣陶

吕叔湘语文教育论集             吕叔湘

张志公语文教育论集             张志公

黎锦熙语文教育论著选           黎锦熙

于漪语文教育论集               于  漪

语文特级教师教学思想录         刘国正

语文特级教师教育思想精粹       张定远

语文教育观研究                 李杏保 陈钟梁

当代语文教学流派概观           张正君

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概论         董菊初

语文科课程论基础               王荣生

中学语文课程与教学论           朱绍禹

语文教育学引论                 阎立钦 倪文锦

语文教学艺术论                 杨九俊

言语教学论                     李海林

走进语文教学之门               王尚文

语文教材的编制与使用           顾黄初 顾振彪

课程与教学论新编               张中原 徐林祥

语文教学艺术导论               钱  威

语文教学心理研究               马笑霞

洪氏语文(洪宗礼)             倪文锦 成尚荣

语文考试论                     倪文锦

阅读学新论                     曾祥芹

作文教学论                     韦志成

语文学习方法学                 王光龙

语文教育评价                   魏本亚

让语文安静                     严华银

你也可以这样教阅读             黄厚江

你也可以这样教写作             黄厚江

十位名师教《老王》             魏本亚 尹逊才

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             程振理

美日苏语文教学                 朱绍禹

国外语文教学概况               王  晨 徐  同

美国课堂教学                   王爱娣

语文教育辞典                   朱绍禹

程振理,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授级教师,江苏师范大学兼职硕导,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秘书长,教育部国培项目授课教师,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奖获得者,江苏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进个人,苏派作文教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学术研究方向为中外教育思想和语文教育智慧,发表论文200余篇、文学作品100余篇,出版《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多一只眼看教育》等书籍12部,专著《〈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荣获江苏省人民政府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阅读让生活更精彩

程振理:做一名“自觉”的语文人

 

做一名“自觉”的语文人

 

■ 江苏省苏州中学  程振理

 

陶行知先生说:“无论什么人,一说到当教员,必得有一个理想的社会悬在心中。”我常常思忖:我为什么要做教师?我要做什么样的教师?我心中的理想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样的问题似乎已经伴随我二十多年了,或许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考上师范院校那天起,或许更早,也许是祖辈父辈当年的生活点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

 

让梦想悄悄起航

我拥有一个清苦却浸润着书香的童年。父母是下放知青,舅舅是乡村教师,祖父曾经做过晚清秀才。生于“文革”期间,长于乡野天地的我,正是从他们那里,获得了人生第一堂语文课。我至今仍能记得祖父当年时常坐靠在偏房的门口,手捧《红楼梦》《七侠五义》等古典书卷,陶醉在文学的侠骨柔情中,有时还会将书中的人和事说给我听,甚至用文言文记录下读书心得。这些都在我年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感受到读书的幸福。

进学堂后,我随父母离开安徽北部的乡村,来到江苏中部一座宁静的湖边小城。阅读和写作成了我校园生活最温馨的记忆。我同样记得第一次向同学借两分钱到书店租看绘本书籍的情景,记得用积攒的零花钱到邮局购买文学期刊和报纸,更记得曾经指导过我、影响过我的每一位语文老师。除了喜欢阅读,那时的我还勤于笔耕,我的文章不断在刊物上发表,被老师当众范读。

因为对文学和写作的喜爱,高考填报志愿时,我选择的全是和“文”密切相关的学校和专业,并最终考入一所师范院校的中文系。大学毕业后,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从踏上讲台的那天起,我就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做一名让学生喜欢的好老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认真备课,仔细钻研教材。还记得第一次上公开课《母亲的回忆》时,班上的一位女生感慨于课文的动人细节,竟在课堂上泪流双颊。

初为人师的日子是浪漫而新奇的,也是充满诗意的。语文给了年轻的我挥洒才情的空间,我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时常漫步在淮河畔、山岗间,观自然景象,议天下大事,论教育真谛,谋人生意义,并将这些思考变成文字,抒写着一名平凡的语文人不平凡的幸福。不知从何时起,梦想于我内心深处早已悄悄起航。我在语文教育的广阔世界中,如饥似渴地阅读着、学习着、记录着,越来越陶醉其中,一路走来,且歌且吟,不断反思——

 

让自觉一路同行

美国著名学者威尔·杜兰特说:“教育是一个逐步了解自己无知的发现之旅。”于我而言,深有同感。随着教学经验的积累,我开始意识到,身为一名语文教师,让学生一时喜欢自己的课并不难,难的是一直喜欢。“亲其师,信其道”,自己的“道”到底在哪里?这让我陷入深沉的思考。

通常情况下,一名教师步入工作岗位以后,其教师职业生涯大致可分为十个阶段:初入教坛的朦胧期、站稳讲坛的适应期、业务熟练的发展期、不安现状的彷徨期、追求个性的开拓期、形成风格的超越期、深入求索的反思期、破旧立新的批判期、学理辩证的沉稳期、心地澄明的超然期。我应该正处于不满足于现状的彷徨期。

我开始深入地反思与自觉地思考。渐渐地,我明白,让学生信“道”的前提就是必须让自己的课“立”起来,而“立”课之本就是要有自己的教学思考、自己的导学方式。于是,我开始摸索属于自己的教学风格,总结出一套“自主学习八步法”,并把语文课堂分成阅览课、练笔课、辩论课、采风课等十类课型,搭建语文学习的多彩平台,培养学生自觉学习语文的兴趣,尽心追求语文教学的生活化、灵活化、智慧化。

就在我自觉探索语文教学之“道”的时期,语文教育界也正经历着一场思想的大变革。上个世纪末的一场大讨论,让不少问题暴露出来,传统教育的某些方面遭到质疑和否定,应试作为一种教育方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与批判。看着周围不断涌现的教育流派,看着形形色色的教育现象,我越发陷入沉思,我反复地问自己:究竟什么是真教育?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教育?

随着第八次新课改的讨论与实施,我有幸参加了全省首批骨干教师试点班的培训学习,从此踏上追寻语文教育真谛的道路。我深入研读世界各国的教育史、思想史,从中外历代教育大师的思想论著中汲取营养,并把关注的目光扩大到全省、全国,还将自己赴海外访学的见闻感受融入教学实践与自觉反思。我认识到,教育如同种树,学生如同一粒有自我生长力的种子,教师要放手让学生“自觉”成长。

就这样,我在中外教育思想大师们的引领下,看到了真教育的一缕霞光,找到了内心深处理想教育的桃花源。我于是进一步打磨自己的教育思考,开始了对语文真谛的深入探究与实践——

 

让追求不断成长

小原国芳说:“好的教师要具有哲学精神,包括忠实于真理的精神,研究的、批判的、彻底的精神,进步的、创造的、革新的精神。”凡事有批判才会有创新,语文教师要在专业成长中敢于质疑一切,敢于批判既然,包括对自我的质疑与批判。在自我反思的基础上,我开始了“程氏教学”的“自觉”探索。

我开始在自己的课堂上大胆放手,让学生“自觉”语文:课前三分钟的“非常讲坛”,为学生提供一个展示个性与思想的舞台;“探究擂台”让学生充分开放地对话与交流,产生“自觉”的文本解读;多样化的“青春社团”让同学们在自主活动中提高写作能力;“编导在线”系列实践则让语文变得更加贴近生活……渐渐地,我的语文课成了学生们翘首企盼的学堂,很多外地的同行也常常不期而至,前来听课学习。

基于实践,不断思考,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人类个体的成长尽管离不开环境的影响与教育的促进,但最终还是靠个体的“自主感觉—自动察觉—自发品觉—自然悟觉—自在醒觉”而达到自我心智的发展与完善,任何外在的力量都无法替代个体内在的“自觉”。教育,是一种“自觉”的艺术;语文,是一门“自觉”的学科;生活,是一个“自觉”的空间;人生,是一段“自觉”的旅程。

我于是撰写了《我的自觉主义教育观》《教育家成长的自觉之道》《重构自觉的语文》《从自觉语文到语文自觉》《古诗词阅读鉴赏的自觉路径》《走进“自觉”的写作》等数十篇“自觉”系列文章,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多元阐释我内心深处“理想的社会”。与此同时,随着《〈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多一只眼看教育》《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等书籍的出版,我还将撰写《语文自觉论》和《自觉主义教育论纲》等理论专著。

随着实践的丰富,科研的深入,思考的积累,书籍出版和论文发表越来越多,上课讲座、交流研讨、“省培”“国培”也接踵而至,我也越来越受到语文学界和教育界更多同人的关注。学术荣誉和头衔也逐年增多起来:学科带头人、学术领军人物、名教师、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特聘教授、兼职硕导、国外访学者、杂志封面人物、网站首页人物、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秘书长、“国培”科研工作坊组长,等等。然而我心里比谁都更清楚,这些名词对我来说,只意味着一个个崭新梦想的开始。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我将毅然前行,努力进取,做一名“自觉”的语文人。

 

【注:本文为《江苏教育报》特约稿,发表于《江苏教育报》20151216日 “特级教师成长之道”栏目。】

 

【名师档案】

程振理,江苏省正高级(教授级)教师、高中语文特级教师、江苏师范大学兼职硕导、江苏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秘书长、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奖获得者、江苏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进个人、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团队核心成员、教育部“国培”项目语文特级教师科研工作坊组长、《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多家期刊封面人物、中华语文网2013年度“首页人物”,曾赴英国、韩国访学。学术研究方向为中外教育思想和语文教育智慧,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多一只眼看教育》等书籍12种,专著《〈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荣获江苏省人民政府“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语文教师成长的专业自觉

 

语文教师成长的专业自觉

 

程振理

 

语文教师与其他学科教师相比,有着显著不同的特征,即大多语文教师身上都有一股子“文人气”:崇尚儒雅、文墨逍遥、咬文嚼字、引经据典、把酒对月、骨柔情……因而,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非一般研修培训或行政指令所能使然,更需要教师自身的专业自觉,所谓“君子博学而日三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自觉主义教育观认为,人类个体的成长尽管离不开环境的影响与教育的促进,但最终还是靠个体的“自觉”达到自我心智的发展与完善,任何外在的力量都无法替代个体内在的“自觉”。这里的“自”是指“自主—自动—自发—自然—自在”等,“觉”含有“感觉—察觉—品觉—悟觉—醒觉”等意,许慎《说文解字》:“觉,寤也。从见,学省声”,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寐觉而有言曰寤”,因而“自觉”就是“自主感觉—自动察觉—自发品觉—自然悟觉—自在醒觉”之意。

语文是一门“自觉”的艺术。在生活中,人们对于“语文”的东西,总是通过“自觉”而实现认知、理解、赏析、评鉴以及沟通和交流的。人们阅读生活的方式,包括对自身与世界的“阅读”与“内化”,原本就伴随着“自觉”的认知心理与实践活动,正如法国哲学家亨利•柏格森在其代表作《创造的进化》中所指出的:认识论和生命论是不可分离的,在“存在”中,我们最确定又最熟知的显然是我们的自“在”,我们从内在深入地知觉自己。

语文教师生活在“语文”的世界中,从内到外都散发着“语文”的气息,甚至在某些时刻,语文教师俨然成了“语文”的符号象征。因而语文教师的成长与进步,尤其离不开自身的专业“自觉”。恰如苏格拉底“产婆术”所说“唤醒个体的潜在力,促使其从内部产生一种自动的力量”。

通常情况下,一名教师步入工作岗位以后,其教师职业生涯大致可分为十个阶段:初入教坛的朦胧期、站稳讲坛的适应期、业务熟练的发展期、不安现状的彷徨期、追求个性的开拓期、形成风格的超越期、深入求索的反思期、破旧立新的批判期、学理辩证的沉稳期、心地澄明的超然期。这其中每经历一个阶段而进入新的职业境界,都离不开教师自身的“自觉”反思与实践。因此,语文教师的专业生涯,不仅是一个规划与奋斗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语文自觉”的生成过程,一个“语文生命”的成长过程,一个“从自觉语文到语文自觉”的历练过程,诚如波斯纳所言“成长=经验+反思”。

然而在现实中,不同的教师会因其“自觉”品质的差异,迈上不同的专业成长平台。据笔者归纳,“自觉”之于人的成长,通常有“生存本能的自觉、主观能动的自觉、唤醒自在的自觉、生命醒悟的自觉、精神独立的自觉”五个层级。只有“自觉”层级高的教师,其专业发展才能又快又好地进取到更高的平台。自觉的差异性主要源于个人“语文素养”的不同。“语文素养”包括语文方面的理论、知识、方法、思想等,涉及知识素养、人文素养、科学素养、道德素养、理论素养等,是需要通过长期的学习实践和积累才能达到的,这也正是语文教师教育智慧高下不同的根本原因之一。

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理念的更新,社会对语文教师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语文教师需要对教育教学不断地进行理性反思,潜心于教育教学的改革与实践,力求教育教学工作精益求精,这就必然要学会修炼“自觉”品质,不断提升“语文素养”,科学规划职业人生。

一要志存高远,自觉修身,让语文心灵纯净飞翔。只有志存高远,坚定目标,才能抛却世间功利、人间烦忧,耐得住身心寂寞,才能自觉保持沉静心态,自觉修身提升素养,从而实现专业进步。著名语文特级教师闫学1991年从济南大学中文系毕业被分配到章丘市实验小学,她暗暗下决心:既然不能选择环境,那就在现有的环境中生根发芽——研读教育书籍,记录教学思考,练好基本功,上好教研课,做科研课题,写专业论文,不断实践与反思。尽管闫老师也曾遭遇不少坎坷,但她始终“咬定青山不放松”,终于在2002年成为山东省当时年龄最小、教龄最短的语文特级教师。闫学的成长经历启迪我们,虽然不可能每一位语文教师都成为教学专家,但拥有远大的职业理想和科学的职业规划,以及不断积累厚实的“语文素养”,才会让我们更有方向感,成长的步伐更快捷。

二要不断积累,自觉反省,让语文行动一直向前。著名语文特级教师王崧舟有一个特别的笔记本,其中记载了这样一段话:“自己很像一头掉进了一口枯井的驴子,不断抖落人们掩埋枯井的填土,从而使自己不断往上升”。面对时代的发展,社会对教育的要求日益苛刻,尤其是语文教育,似乎全社会人人皆可议之非之,因而语文教师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这就好比身处被时代进步“掩埋”的枯井的驴子,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垫高自己,从而拥有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广阔的舞台。因而,语文教师要想适应时代发展,始终引领教育潮头,就必须坚持自我反思,不断修正自己的思想观念和实践模式,才可能于教育群言中坚守真教育的方向,塑造不迷失自我的真教育。

三要勇于批判,自觉创新,让语文思想照亮前程。小原国芳说:“好的教师要具有哲学精神,包括忠实于真理的精神,研究的、批判的、彻底的精神,进步的、创造的、革新的精神。”凡事有批判才会有创新,语文教师要在专业成长中敢于质疑一切,敢于批判既然,包括对自我的质疑与批判。要以“质疑的姿态”,自觉创新,勇于超越,才能突破现状,超越自我。著名语文特级教师黄厚江,在语文界不少名师争论到底怎样教语文的时候,他勇于批判,自觉深思,提出“语文课就应该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的“本色语文”追求,并在教学研究和实践上不断积淀,最终形成了自己的教育理念,成为语文教育的名家大家。可见,语文教师只有心怀高远,历练素养,不断反思,自觉进取,才能真正弘扬语文精神,高屋建领地审视教育教学问题,不断攀登自己心中的“语文珠峰”。

当然,语文教师的成长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绝非三言两语或一招一式就能立竿见影甚至成名成家,但无论怎样的成长秘笈或专业智慧,都离不开教师个体的内在动因和实践付出,离不开“自觉”的品质与“自觉”的实践。

苏霍姆林斯基说,“每个教师不管他教哪门课,都应当是一个语文教师。”从这个意义上说,语文教师专业“自觉”的成长原理,同样适用于其他学科教师。愿“自觉”的智慧,伴随每位教师的职业人生,迈向专业成功的理想殿堂。

 

【注:本文发表于《大家教育周刊》2015年5月15日第08期“教师发展”专栏。

 

 

塑造不迷失自我的真教育灵魂

 


塑造不迷失自我的真教育灵魂


——在2013年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高级研修班开班典礼上的发言


 


江苏省泗洪中学  程振理


 


各位领导,学员们:


上午好!


人间四月桃花开,彭城芳菲惹人爱。在这美丽怡人的盛春时节,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高级研修班开班了。首先,我要感谢研修班的领导、老师给予我代表发言的机会,我发言的题目是《塑造不迷失自我的真教育灵魂》。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提出伟大“中国梦”的构想,实现“中国梦”自然离不开我们全体“教育人”(包括今天到会的全体“语文人”)共同谱写“教育梦”的精美华章。所以,我们要感谢省教育厅的领导为我们搭建了这样一个高级研修的平台,让我们有幸走进师大、走近大师,聆听中国教育最前沿的思想,观摩中国教育最现场的变革,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江苏教育的幸事,更是中国教育的福音!
 


为此,作为本次参与研修的学员,我们将格外珍惜这次机会,充分利用这一平台,谦恭向学,主动问学,静心深学,自觉进学!
 


首先,树立自主参与、自觉研修的学习理念。


一名教师的成长,固然离不开政策的培育、环境的熏陶和大师的引领,但归根到底还是内因起决定性作用,正如苏格拉底“催产式”教育原则所强调的“唤醒个体的潜在力,促使其从内部产生一种自动的力量。”因而,自主参与、自觉研修、自觉反思、自觉进取,应当成为我们每一位学员的研修理念。
 


其次,坚持实践反思、反思实践的学习方法。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反思是成长进步的最佳途径。波斯纳说“成长=经验+反思”。名教师的成长,自然是一段实践与反思的苦旅,不仅苦于行动的艰涩,而且苦于灵魂的追索。但只要我们坚持做中学、学中做,敢于质疑,不断反思,像陶行知先生“每天四问”,日日自省,就可能于教育群言中坚守真教育的方向,塑造不迷失自我的真教育灵魂!
 


第三,创造学以致用、智慧化人的研修成果。


夸美纽斯说“所有人都应当通过教育获得广泛的知识,发展智慧。”我们特级教师研修班的学员们,要自觉通过这个研修的平台,认真聆听、理解和消化各级专家们经典的教育智慧,并用以改造我们的思想,改造我们的教学,创新我们的教育,创造研修的成果,方能如陶行知所说“教人化人”,从而实现伟大的“教育梦”和“中国梦”。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最后,还要衷心感谢江苏师大的领导老师们为我们提供了快捷舒适的学习和生活环境,感谢每一位专家、领导和工作组的师生们为本次研修所做的精心努力,祝各位领导、专家、老师们、学员们身体健康,生活愉快,阖家幸福!


谢谢大家!


 


2013411


 

试析语文教师的新课改素质软肋

 


试析语文教师的新课改素质软肋


 


程振理


 


[内容提要] 十年新课改进入“深水区”,一线语文教师自身素质与角色适应还存在不少问题,诸如知识结构与人文视野、独立阅读与评赏能力、写作理论与作文实践、教育实验与研究意识、多元思维与鲜明个性等方面,已成为当前深入推进新课改的“软肋”。只有找准并加固语文教师新课改素质的软肋,才能突破新课改实施的瓶颈,更好地深入推进新课改。


[关键词] 新课改,语文教师,问题策略


 


新课改实施十年来,各领域均取得了显著进展,同时也暴露了某些问题。如在实施新课改的过程中,教师受传统观念和教学习性的制约,自身素质与角色适应还存在不少问题,甚至成为深入推进新课改无可奈何的“软肋”。为此,如何找准并加固语文教师的新课改素质软肋,便成为当前新课改走出“深水区”亟待解决的课题。


 


一、知识结构与人文视野的软肋


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是相等的,在新课改视域下,语文教师除了掌握中国语言文字文学的知识以外,还应尽量广泛涉猎历史、哲学、社会学、美学以及自然科学等许多学科的知识,这样才能在教学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但由于许多语文教师读书少,不说别的学科知识,就是语文本身的知识也知之有限。据有关调查表明,现在不少语文教师文学方面的书了解很少,尤其对当代优秀文学作品和优秀作家、诗人都知之甚少,对优秀的青少年读物更是缺乏关注,其结果必然造成教师知识结构和人文视野的残缺,上课只能举其一,而无法反其三。只能从课文到课文,从形式到形式,枯燥无味,死气沉沉,最终必然导致学生语文视野的封闭与狭窄。


当今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教师仅仅满足于精通本专业,已不能适应新课改的要求。早在我国古代的《中庸》中就说过:“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把“博学”置于首位,可见博学之重要。从语文教学的角度来看,新课改需要语文教师博学多才。当然,这并非让语文教师成为通晓各种知识的杂耍,这里是指在博学基础上的返约求专。博是专的基础,专是博的深入,只博不专,如蜻蜓点水,水过地皮湿,很难进行纵向的挖掘。既博且专,才能在语文教学中进行纵横交错的综合研究。因此,语文教师除了本专业、教科书以外,必须眼望窗外,广泛吸收其他学科知识,才能应对新课改形式下新的教育需求,否则将面临不如弟子的尴尬困境。


 


二、独立阅读与评赏能力的软肋


语文教师是教人读书的,但现在仍有不少教师是离了教参就无法上课,究其原因就是自己读书太少,甚至不会读书。由于不会读书,自然无法感受到课文的语言美,而且文章的主题如何把握也只有依靠参考资料。教学是特殊的认知过程,需要教师对教学内容进行再加工,要经历“ 懂、透、化”等阶段,最终把自己的体会和思想感情融于其中。如果一个教师几乎逐字逐句地“背”教参,缺乏真知灼见,教学怎能生动有趣?过去有的教书先生上起课来摇头晃脑、陶醉万分,至少表明他对教学内容是投入了相当的感情,学生也容易受其感染。而现在不少教师由于自己不会读书,根本就不知道文章美在哪里,只有照本宣科。“以其昏昏”,又怎能“使人昭昭”呢?长此以往,提高课堂教学实效只能是一句空话。


语文教师只有在博览中积累语感,才能凭借艺术的慧眼,捕捉文学的灵光。《红楼梦》中黛玉教香菱作诗的例子就很值得今人借鉴。香菱想作诗却又一窍不通,黛玉先让她“揣摩透熟”王维五律诗一百首,以进入诗情画意,再读杜甫七律诗一二百首,进一步体会“真景物,真情感”,明白诗的功力;最后再读李白七绝诗一二百首,领悟诗文“返璞归真”,培养个性和想象力,结果香菱在“博览”、“揣摩”和“领悟”中学会了作诗。可见“胸中有丘壑”则“下笔如有神”,语文教师要胸装锦绣文章,口纳千古名句,方能教出语文的灵气,培养出具有一定鉴赏力的学生来。


 


三、写作理论与作文实践的软肋


写作是语文教师的基本功,然而教了几十年书没发表过一篇文章的语文教师却大有人在,退一步说,平时教学生写作文同时自己也能写一篇象样的“下水作文”的又能有几人?长期的只“教”不“写”,教起来觉得自己挺象个学者,一旦写起来,却发现作文中出现的问题却正是日日指训学生作文中出现的问题:主题游离、内容空洞、层次不清、语言干瘪,甚至语病百出。据某市报载,某县为选拔优秀教师进城任教,组织全体有意调入县城的教师参加统一考试,以示公平。所考试卷恰是当年高考试题,却不料在请市直某校教师阅卷后,其结果令县委领导大吃一惊,单是作文得分,相当一部分教师连二类卷的最低分标准都没有达到。依靠如此写作水平为人师表,又怎能令学生“亲其师而信其道”?


语文教师要坚持写“下水文”。教师作文能力差直接影响到对学生作文的指导,虽然有的老师讲起作文来,理论上一套又一套,但由于自己不会写,所以只能玩“空手道”,对学生的指导只能是隔靴抓痒,根本就无法具体深入,也很难对学生的作文进行合理的批改和评价。有的老师干脆把学生作文收上来简单地打上个等第就完事了。三年下来乃至六年下来,学生终究不知作文为何物,仍是儿时的“奉旨填词”、“谈作色变”。要改变如此现状,语文教师只有一条路——多写“下水文”,努力提高自己“写”的水平。


 


四、教育实验与研究意识的软肋


长期以来,由于教学研究与实践的分工,教师完全成了教学的实践者,总是期待别人来解决自己实践中的问题。在当前的语文教师队伍中,具有教科研意识的人很少,真正去结合工作搞点研究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很多教师在师范院校虽也学了点教育学、心理学,但一扎进教学圈子里,就再也不“理论联系实际”了,早就把那点理论忘得一干二净,自己在教学上还是单纯凭经验,教参是唯一的参考书,很少想过要用教育理论对语文教学本身进行一些思考和研究。不少教师不仅自己不想研究,而且对别人的教改经验和研究成果也不感兴趣。


事实上,教师不可能是研究的旁观者,大量的繁冗复杂而且丰富多采的教学活动,涉及的内容极其广泛。由于传统学习习惯的导向,教师以把书教好为己任,存在着严重的“懒于实验”的惰性和“惧怕研究”的畏难心理。许多语文教师平时很少去阅读语文教学方面的专著和期刊,只是到了评职称的时候才去借几本杂志临时拼凑一篇所谓的论文,文章质量自然很成问题。由于科研意识淡薄,一些教师自身“充电”能力严重不足,一年又一年,只能简单地重复劳动,成为教学的“机器”,教学水平很难得到切实的提高。因而,语文教师要想很好地适应新课改的要求,必须成为教育实验的操作者和教学理论的探究者。


 


五、多元思维与鲜明个性的软肋


新课改要求教师革新传统教学面面俱到、条条框框的教学指导,树立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观,意在培养学生良好的思维品质和健全的个性。这就要求语文教师在准备教学时独立思索,深入感悟,灵活设计教学方法,最大限度地为学生提供有利于思维发展的空间。这种自由空间包括宽松愉悦的学习环境,民主和谐的研究氛围和富有创意的问题设计。如果教师上课思维老套,教法守旧,缺乏创意,无形中给学生带上了思维的枷锁,一堂课下来,学生感觉在吃剩饭,长期下去,语文课在学生头脑中的印象可想而知。教材只是为教师提供具体可感的言语材料,教师要善于捕捉材料中的隐含信息,善于怀疑,大胆设想,树立强烈的批判意识,冲破教参之类的“紧箍咒”,充分相信自己的艺术感觉,凭着自己对作品的深入领悟在怀疑中发现问题,树立教学新理念。


教师有了良好的思维品质就会逐渐形成自己的教学个性。现实教学中,许多语文教师往往把自己的知识积累象撒胡椒面似的用在字词、语法、章法、修辞等各个方面,很少考虑建立自己的个性知识结构。对于作品的理解把握停留在浮浅的篇章形式上,缺乏对作品的独到理解,对于组织教学停留在有板有眼的我问你答上,没有捕捉到学生灵性的闪光点。对于学生的引导痴迷于几个学生的勇敢抢答上,没有磁场式的引力效应。因此,语文教师要形成自己的教学个性,就应该在教学实践中,不断完善自己,充实自己,牢固树立起“为人的可持续性发展而教”的思想,把激发学生的求知欲望,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开发学生的潜能与智力作为语文教育的根本任务。


总之,新课改要走出“深水区”,需要语文教师成为一专多能、全面发展的“多面手”,只有找准并加固语文教师新课改素质中的软肋,才能突破新课改实施的瓶颈,更好地深入推进新课改。


 


(本文发表于《中学语文》2012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