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循生活情理 解诗词内蕴


循生活情理 解诗词内蕴

——高考古诗词命题走向及解题策略探析

 

■ 江苏省苏州中学 / 程振理

 

高考语文近三十年命题,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知识型立意,二是世纪末开始的能力型立意,三是近年来启动的素养型立意。从近年高考诗词题考查情况来看,命题越来越趋向于生活化、情理化、素养化,真正考查学生的诗词阅读积累与语文综合素养。

然而长期以来,考生备考多把功夫用在总结题型模式与解题套路上,虽经反复强化训练也可奏一时之效,然终不能从根本上解开古诗词内涵意旨。笔者认为,古诗词阅读备考一定要回归并遵循生活情理,方能更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诗词主旨内蕴,解答好有关试题。

一要知人论世,关注作者生活。古人写诗作词,通常要反映作者的主观情感和思想倾向,同时又不可避免地会烙上时代的印记。因此,运用“知人论世”的方法,联系作者的生平、思想以及所身处的时代情境,便可很快走进作者与诗词的生活情理,并可既快又准地对诗词进行理解与鉴赏。例如2015年天津卷考查《雨过至城中苏家》,结合注释“此诗作于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黄庭坚时任秘书省校书郎,是年,长期贬谪外放的苏轼被授予翰林学士、知制诰等要职”,便可透过春雨后尘土涤净、紫烟渐散、雨过日丽、红花沾雨、柳色葱翠的景象,读出作者雨后天晴访友的喜悦、仕途上的踌躇满志以及忙中偷闲的快乐之情。

二要说文论语,关注语言生活。诗歌的语言含蓄、凝练、跳跃,考生要想读懂诗歌,必须巧妙掀起语言这层面纱。特别要关注诗歌语言的特殊现象,包括文化常识、特定语境义、活用词现象、隐喻现象等,比如2015年福建卷《秋夜纪怀》一诗首联中的“明河”是指银河,“太清”是指天空。2015浙江卷《木兰花慢  赠弹琵琶者》一词中“律吕”是指乐律或音律,“蓁”是一种弦乐器,如筝。2015北京卷中“徽”即琴徽,系弦之绳,此处代指琴。这些皆须联系生活情理,方能破解语言密码,是所谓答题模式难以奏效的。

三要还原意境,关注形象生活。诗词的意境与形象里,也往往寄托着作者的生活与情理。品读感悟诗歌意境和形象,可以帮我们较快地把握诗歌的情感倾向,便于我们准确理解诗歌的思想情感。如2015年四川卷《夏日游山家同夏少府》“谷静风声彻,山空月色深”两句诗,即用山谷幽静、空旷衬托风声格外之响与月色分外之浓,视听兼具,动静结合,突出表现了山间空旷、静寂的美好景致,由此再结合整首诗歌语言,借助诗词语言还原生活意境,自可看到一位热爱自然之情、追求高洁坚贞、自由闲适之志的诗人形象。

四要品析句法,关注技巧情理。其实古人创作诗词时,并未预先设计所谓的表现手法,只是为了达到某种表达效果,顺着生活情理的路子,自然而然地运用了一些表达方式而已。比如看到“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的场面,自然想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望庐山瀑布》)的奇句;而2015年天津卷《雨过至城中苏家》颈联“花飞衣袖红香湿,柳拂鞍鞯绿色匀”中“柳拂”的比拟,“花飞”与“柳拂”、“红香湿”与“绿色匀”的对仗,以及“衣袖红香湿”等句从视觉、嗅觉、触觉等多角度(运用通感)进行描写……这些寄情抒意的方式,皆是符合生活情理的自然之笔,并非作者刻意堆砌。

五要披文入情,关注主旨情理。抓住诗人的时代背景与生活情境,立足语言、形象、手法等多维角度,对诗词内容作整体把握,我们就不难领悟诗词的内涵情理和作者隐含的思想情感。例如2015年新课标II卷《残春旅舍》这首诗后两联表达了作者什么样的感情?此题由诗题入手,结合注释“这首诗是作者流徙闽地时所作”,细品诗中“忆咸京”“禅伏”“酒冲”“待眼明”等语言,深入诗境,便可知作者韩偓流徙闽地时内心孤寂愁苦,通过参禅才使自己平静,通过饮酒化解“愁阵”,为避免染“尘埃”而整理朝冠期待“眼明”,其不愿依附奸佞、仍心系故国之情显而易见。

总之,考场诗词题所谓的题型模式与解题套路,只是死练死考的死方法,只有让古诗词阅读与应考回归生活情理,对诗歌进行多维的扫瞄透视,才能真正走进诗词的内部生活,深刻透彻地把握诗歌内容与作者情感,进而准确无误地解答好诗歌鉴赏题。

 

[:本文发表于《语文报》(高考版)2015年第45期(122)第1版。]

 

古诗词阅读鉴赏的3D路径

 


古诗词阅读鉴赏的3D路径


 


程振理


 


[内容提要]学生要准确解答古诗词阅读鉴赏题,首先要解决读懂诗歌的问题。只有通过多维透视的路径扫瞄诗歌语言、把握诗歌形象、破解诗歌手法,考生才能读懂诗歌内容、体会诗歌意境、领悟诗歌寓意,进而从深层角度解读诗词意蕴,做好诗歌鉴赏题。


[关键词] 诗歌阅读,方法途径


 


古代诗歌阅读鉴赏题对学生来说是一个难点,难就难在考生对诗歌的理解不到位。面对大纲中理解鉴赏“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和“文章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态度”的要求,考生如不能从根本上读懂诗歌,就会如同大雾天开车,道路能见度差,路标时隐时现,急不得,快不得,稍有不慎,便会偏道或撞上路障。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较之小说、散文、戏剧等文体,诗歌的语言更显其含蓄、凝练、跳跃,加之手法灵活多变,形象意蕴丰富,甚至“在一千个读者心目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正是造成考生读不懂诗歌的根本原因。考生读不懂诗歌,自然鉴赏解题难得高分。


如何解决读懂诗歌的问题,给学生一个简便易行的“北斗导航”,让学生多角度探清道路,从而顺利到达目的地呢?这就要引导学生关注诗歌文体,清除行车路障,立足语言、手法、形象这三维视角,展开一次3D式阅读之旅,进而准确获取诗歌深处的宝藏——情感与主旨。


 


一、路径一:扫瞄语言,读懂诗歌内容


由于诗歌的语言具有形象、凝练、含蓄的特点,因而考生要想走进诗歌,读懂诗歌,必须巧妙掀起语言这层面纱。除审读诗题、关照作者、解读注释外,考生在品味诗句语言时,还需特别关注诗歌语言的特殊现象:一要关注诗歌所涉及的文化知识,如王昌龄《从军行》“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中的“关山月”涉及音乐文化常识,指乐府曲调,多写征戍离别之情;二要关注诗中词语特定的语境义,如辛弃疾《清平乐·村居》“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中“无赖”是可爱、顽皮的意思,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白首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中“青春”是春季的意思;三要关注诗歌中多出现活用词现象,尤其是动词、形容词等,如“春风又绿江南岸”“红杏枝头春意闹”中的“绿”和“闹”;四要关注诗歌语言中的隐喻现象,如“昨夜西风凋碧树”、“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中的“西风”隐喻严寒甚至是反动势力,“东风夜放花千树”的“东风”则隐喻希望、美好或是革命的力量。总之,要抓住包含作者情感的词语,深入体味,去理解、感受“此时”“此景”中“此人”的“此情”。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领悟诗歌凝练含蓄的语言。例如:


春日忆李白


杜甫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注:庾开府、鲍参军:指庾信、鲍熙,均为南北朝时著名诗人。渭北、江东:分别指当时杜甫所在的长安一带与李白所在的长江下游南岸地区。论文:此处指论诗。


这首诗中“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一句,实为此诗语言绝妙处。单看这两句诗中的景象或事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然而作者把它们组织在一联之中,却自然有了一种奇妙的紧密联系,仿佛电影镜头中的蒙太奇组合。这两句实际是虚写,“渭北”“江东”意思是说,当作者在渭北思念江东的李白之时,也正是李白在江东思念渭北的作者之时。作者遥望南天,惟见天边的云彩,李白翘首北国,惟见远处的树色。“春天树”寓示着又一个春天的到来,“日暮云”寓示着又一天的将尽。这两句诗中,既有空间距离的遥远,又有时间飞逝的感叹,自然见出两人浓郁的离别之情。语言平实自然,蕴含却极丰富,是历来传颂的名句。


 


二、路径二:透视形象,读懂诗歌意境


一般来说,诗歌形象多为人物和意象。意象也就是诗中出现的花鸟虫鱼等自然风物,一首诗中的意象往往不仅是多样的,而且是内蕴丰富的。在传统的诗歌中,一些诗的意象往往有其固定的象征内涵,如明月象征团圆或寄托相思、杨柳象征离情别绪、蝉喻指品行高洁、冰雪比喻心志忠贞品格高尚等,诗人对形象或意象描写所形成的特有境界或情调,往往就构成了诗歌的意境,诗歌的意境大多也正是借助具体形象(人、事、物、景或意象)及相互关系来体现。品读感悟诗歌意境,可以帮我们较快地把握诗歌的情感倾向,便于我们准确理解诗歌的思想情感。


从透视形象(或意境)的角度来审视《春日忆李白》的“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渭北”“江东”“春天树”“日暮云”等看似平实叙出,未作任何修饰描绘,作者实则通过这几个自然风物(意象),另有寄意,写出两人超越山水阻隔,遥相思念对方。此时的“春树”、“暮云”,不再是普通的自然风物,它们已经被赋予情感的因素,牵连着双方同样的无限离情,成为诗中典型的意象。“云”是飘游之态,喻远方飘泊之一;“树”是扎根之状,喻近舍留居之人。由此,我们不难想象,诗人与友人身处两地,相互悬揣二人分别后的情形和此时的种种情状,这个意境中该有多么丰富而多样的内容。


 


三、路径三:破解手法,读懂诗歌寓意


诗歌的表达技巧即艺术手法,主要是指所用的表达方式和表现手法。诗歌考查的表达方式重点是描写和抒情。涉及到的表现手法一般有比喻、对比、比拟、对偶、借代、夸张、反问、双关、引用(典故)、衬托(正衬、反衬) ,反衬又有以动衬静、乐景衬哀情等;还有联想和想象、虚实结合、欲扬先抑、象征、托物言志等,如陈与义《早行》“露侵驼褐晓寒轻,星斗阑干分外明。寂寞小桥和梦过,稻田深处草虫鸣。”主要用了反衬手法。天未放亮,星斗纵横,分外明亮,反衬夜色之暗;“草虫鸣”反衬出环境的寂静。两处反衬都突出了诗人出行之早,心中由飘泊引起的孤独寂寞。


从破解手法的角度来看《春日忆李白》的两句诗,“渭北”“江东”“春天树”“日暮云”,并不是简单地罗列,更不是纯为了写自然风物。诗人运用了虚实结合、寓情于景的手法,借自然风物的描写,展现了一幅开阔的画面,寄寓了自己深厚无比的思念之情,可谓出神入化,情韵绵绵。整个画面显得既清新自然,又含蓄而耐人寻味,而这正是诗歌语言的特点,因此清代沈德潜称它“写景而离情自见”(《唐诗别裁》)。


这样,考生循着语言、形象、手法三条路径,如同拥有三束阳光驱散雾霾,拨云见日般揭开诗歌的层层面纱,自可读懂诗歌的思想情感,对于《春日忆李白》作者之于李白的赞美思念之情已经不再难以理解。具体来说,诗的前两联四句,从李白的诗歌才华写起,交待思念的缘由;而后顺理成章地抒写自己对李白的思念之情;为此而表达再次相逢论诗的愿望。通篇始终贯穿着一个“忆”字,诗中既有赞美之情,又有深重离情;既有倾慕怀念,又有重聚愿望,可谓层层铺垫,环环相扣,情感真挚。


此外,学生要真正读懂诗歌,从浅层次上来说,还须注重关注诗歌的题目、关注诗人和时代背景以及诗后的注解文字;从深层次上说,还要关注诗歌的类型、诗歌的意象和意境、诗中直接抒情的句子,以及典型动作和有关典故等。同时,诗词的阅读与鉴赏还涉及到学生生活阅历的问题、知识储备的问题和对诗词特点把握等问题,因此学生还需增加对诗歌全方位立体式的阅读积累。


总之,诗歌是语言艺术的结晶,是一种凝练的的文学样式,考生只有在阅读时作多元的关照思考与分析,对诗歌进行3D甚至多维的透视扫瞄,才能真正走进诗词内部,从深层角度解读诗词意蕴,深刻透彻地把握诗歌内容,进而准确无误地做好高考诗歌鉴赏题。


 


(本文发表于《新语文学习》2013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