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语文学习活动的理性实施

 

语文学习活动的理性实施

 

程振理

 

  要:语文学习非但不排斥各类活动,而且特别需要引进真正的语文活动。语文学习“活动”的理性实施,主要体现在活动时机的把握、活动形式的选择、活动过程的调控和活动效果的评价等方面,同时要杜绝“为活动而活动”等不良现象。

关键词:语文 学习 活动  实施  策略

 

语文学习究竟要不要“活动”?笔者曾撰文《比“远离热闹”更重要的》指出,新课改实施以来,语文一线“为活动而活动”的“热闹”现象并不鲜见,然而“远离热闹”并非一味拒绝语文活动,真正的语文学习,非但不排斥各类活动,而且特别欢迎、特别需要引进真正的语文活动。[1]那么,语文学习究竟怎样“活动”才更科学、更有效呢?

一、活动时机的把握

语文学习是一项学习和运用语言文字的综合性实践活动。这一本质属性决定了语文学习自身离不开必要的“活动”——这里的“活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活动”是指一切学习实践的总和,狭义的“活动”是指各种动态的学习形式。这里主要指后者。语文学习过程中,并非时时处处都需要动态的“活动”,无论是课内语文学习,还是课外语文学习,是否需要活动、何时需要活动、需要什么样的活动,都要以学习目标与学习内容的需求为前提。因为语文学习是“学习主体学习方式学习对象(学习任务)学习目标”的行为系统,只有当学习主体运用当前学习方式难以完成学习任务或需要更好的路径效果时,才会寻求变通学习方式而有可能选择动态的活动学习方式。因而,理性实施语文学习活动,需要理性把握学习条件与恰当时机。

例如,学习叶圣陶先生的《苏州园林》,为了切身感受苏州园林的独特美,条件成熟的学校可以组织学生或让家长陪同前往苏州园林零距离体验,路远的同学则可以观看视频——这样的体验活动不同于普通的景点旅游,它是学习主体为了更好地达成学习目标而选用的学习方式,并且有效地提升了文字文本阅读的效果,因而必然就是必要的“语文活动”。这类语文活动置于文本学习之前、之后均可,或许“先活动体验、后阅读文本”学习效果更明显。观看视频则可以置于课堂,以此加深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学习《晏子使楚》,为了更形象地理解晏子与楚王的机智对话,教师往往会组织学生分角色演读或进行模拟表演,这也是为理解文本文意和感受人物形象的有效活动——但因为这是一篇文言文,学生需要先弄通文意,故演读活动不宜置于课前,应当安排在文意疏通之后。当学完“爱国情怀”专题的《枣核》等几篇文章之后,则可以按教材建议“开展一次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指导学生讨论、演讲、采访、参观、收集资料、专题汇报等,这样的“活动”并不会稀释语文的味道,反而会促进学生更好地学习好、运用好祖国的语言文字。

二、活动形式的选择

陶行知先生说:“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教的法子要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要根据做的法子。”[2]据此,语文学习“活动”的实施形式,也要根据学习对象(任务)的特点而定。通常来说,活动形式大致有听说活动、阅读活动、写作活动、参观活动、体验活动、调查活动、探究活动、演示活动、综合实践活动等。每一类活动又有灵活多样的具体形式。比如听说活动包括听广播、听报告、听录音,演讲会、辩论会、汇报会,等等。写作活动包括采访、报道、征文、比赛,以及文学社、新闻社、时评社,等等。这些活动相对于语文学习内容而言,都只是一种动态学习的形式。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哪一种形式更有利于提升语文学习效果,就选择哪一种活动形式,否则,即使再好看、再热闹的活动形式也不必采用。只要是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学习语文,学习好和运用好祖国的语言文字,怎样的活动形式都可以大胆尝试。

比如学习《春望》《泊秦淮》等古诗词,可以举行诗词吟诵汇报会,以加深对古典诗词韵律美的体验;学习《塞下曲》“月黑雁飞高”,可以结合华罗庚“北方大雪时,群雁早南归,月黑天高时,怎得见雁飞”的诗评开展辩论活动,增进对诗歌创作的理解;学习《看云识天气》,可以开展“从古代诗文看中国物候差异”主题探究活动,对课内知识进行拓展迁移应用;学习《多收了三五斗》,可以选其对话情节片段改写课本剧进行体验式表演,更形象地理解人物形象与对话内涵;学习《汉字的魅力》,可以走上街头发现和统计商店招牌和宣传标牌错别字,以增强规范汉字书写、热爱祖国文字意识;等等。结合具体的学习材料(学习对象或任务),还可以选用其他更好的活动方式。

当然,这些多样生动的活动形式,必须首先是为学生语文学习服务的,其次应该比静态的语文学习方式更有效,再次最终要促进语文学习目标的高效达成。简而言之,无论怎样的活动形式,凡是有利于学生语文学习的、凡是有利于学生成长与发展的,我们都可以拿到语文教学中来。[3]

三、活动过程的调控

系统控制理论认为,在学习行为发生过程中,教师的控制与学生的自主其实是相生互存的。没有过程控制的学生自主,就像是平安夜里放飞的孔明灯飘上天便了无踪迹;而削弱学生自主的过程控制,则又演变成了装着新娘的大花轿好看不自由。[4]相对于静态的学习方式而言,语文学习中的“活动”显得灵活、开放、动态、松散,因而也更加需要对活动过程进行理性调控。这也正是学习任务的组织者不可或缺的角色定位之一。

怎样调控语文学习活动的过程呢?一要把握学习任务的核心内容与目标指向。当学生因过于投入活动本身的“热闹”而偏离学习任务目标时,教师应及时掌控并给予纠偏。例如,学习李煜《相见欢》,为了体会词意所传之情,播放一下该词演唱歌曲或视频片段是可以的,若是由此而延展“你还会演唱哪些古诗词”,放手让学生大唱特唱古诗词歌曲,无疑就是偏离本节课学习任务与目标指向了。二要关注活动主体的角色定位与参与程度。语文学习活动的主体应该是学生。学生是学习的主人,自然也应该是活动的主体。在语文活动的组织中,教师应该担当组织者、陪伴者、引导者、参与者和评价者的角色,应该是每一名学生参与语文学习活动有效的促进者,让每一名学生都能在活动中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并收获学习成果。三要调控动态过程的冗余形式与无效环节。由于活动学习方式的自主性和开放性特点,学习活动的组织过程必然不会像预设方案一般严谨细致、环环相扣,常常会衍生出不必要的冗余形式或无效环节,教师要及时发现、及时调控、及时疏导,务使活动的走向不旁逸斜出,并向着既定的学习目标稳步推进。比如学习《威尼斯商人(节选)》,学生由于课本剧表演经验不足,往往会丢三落四,不但达不到入戏效果,反而可能会适得其反,引发同学们的哄笑。如此表演之后,学生印象深刻的可能不是戏剧本身,却只是参与表演活动的“热闹”,这就尤其需要教师的过程调控。

四、活动效果的评价

语文学习“活动”的实施是否有价值,需要对活动效果进行全面理性的评价,不仅着眼于工具理性的角度,更应当关注价值理性的表现。一般来说,语文学习活动评价,应着重考量如下三个方面。

一看活动核心目标是否为了学生语文学习。这是语文学习活动最核心的价值所在。诸如唱歌、跳舞、探究、参观等等,并非语文学科特有的活动形式,而是本属于其他门类的学习方式。只有当它们切实为学生语文学习服务了,才是语文学科的学习活动之一。如果不能促进学生对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无论活动如何精彩,都不是属于语文学科的。这是语文学习采用活动方式的前提,也是语文学习活动的核心价值。

二看活动组织过程是否真正突出学生主体。语文学习活动的参与者和受益者均应该是学生。如果学生参与度不高,或者学生从活动中受益较少,则活动价值较低。因而组织实施语文学习活动,应创设相对广泛的参与平台,让每一名学生都能自觉主动地参与到活动中去。学生主动参与了活动,才有可能从中生成认知、情感、技能、习惯等个体性知识,才能获得生活、心理、识见、成长等方面的进步与发展。

三看活动组织形式是否提升语文学习实效。语文学习活动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是用不用、用何种、怎样用,却是颇为讲究的,因为活动不是目的,只是借以提升语文学习实效的方法途径。评价活动组织是否有效,应该结合语文学习的目标、内容和学生的内在需求,并考察活动结果对学生语文学习的促进作用,因而应该是一个综合的评价方式。其中既可以有量化的评价指标,也可以有质性的评价认定;不仅重视静态分析,而且重视对事物动态的把握。[5]

当然,在语文学习活动的组织中,不排除会出现一些不良现象,譬如“为活动而活动,为热闹而热闹”现象、教师放手学生活动而自己袖手旁观现象、学习内容更适合静态学习却选用了活动学习方式现象、活动热闹有余沉淀思考不足现象、教师只管放手活动不作及时评价现象,等等,这些都是需要尽力避免或及时纠偏的,但大可不必视活动为“洪水猛兽”。

总之,语文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其本质属性是语言文字运用。因而,语文学习中的“活动”,只要是为了学生更好地学习语文,为了学习任务和学习目标更高效地达成,就是语文学习的重要组织部分。在实施语文学习活动过程中,只要辩证看待、科学设计、理性操作,就必然能够让语文学习活动的清泉,为学生的语文学习带来更多的成功与快乐。

参考文献:

[1]程振理.比“远离热闹”更重要的[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20147.

[2]陶行知.教学做合一.陶行知教育文选[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177.

[3]程振理.语文的“是”与“非”[J].语文建设,20146.

[4]程振理.语文课堂小组成员的权力均衡探析[J].新语文学习(教师),20136.

[5]宋宁娜.活动教学论[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271.

【本文系程振理主持的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3年立项重点资助课题“活语文学习实践与理论研究”(课题编号:B-a/2013/02/091,批准文号:苏教科规[2013]1号)阶段成果之一。】

 

 [注:本文发表于《语文教学通讯》201510-B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