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沧浪亭念想

沧浪亭念想

 

■ 江苏省苏州中学 程振理

 

沧浪亭于我,宛若一位古典的窈窕美女,似乎永远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我至今未曾踏进沧浪亭半步,仿佛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未曾晤见,却感觉心贴着心,连她的心跳和呼吸也听得见。

关于“沧浪”的最初念想,应该是上中学那会吧。“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渔父莞尔而笑,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渔父》)那时我就想,倘能掬一捧沧浪之水该多好啊。

时光如流,转眼间我成了一名语文行者,从此便三天两头地带学生吟诵“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然而又苦于未曾亲见“沧浪仙子”之真容而心生遗憾,只能广搜杂书旧文,间接了解“沧浪之水”的有关传闻。

这倒令我从此关注起“沧浪亭”来了。凡是与“沧浪亭”有关的文字,我总感觉着特别亲切。那情形好比现今娱乐圈的粉丝们,凡是自己倾心的明星,关于她的一切便特别敏感。一来二去,“沧浪亭”就成了我心中的女神。

“沧浪女神”生于五代时期,最初是吴越国节度使孙承祐的池馆,后来宋代诗人苏舜钦傍水造亭,因感于“沧浪之水”而题之名曰沧浪亭,现为姑苏古城存世最悠久的园林,与狮子林、拙政园、留园并称宋元明清四大代表性园林。

历史上,沧浪亭最具浪漫文艺色彩的一笔,应是沈三白与芸娘的美丽传说。风韵才女陈芸对姑苏才子沈复痴情无猜,未过门便私藏暖粥小菜给夫婿,引得左邻右舍笑谈几度。婚后二人居于沧浪亭,轻罗小扇,并坐水窗,寄情山水,恩爱诗书,神仙眷侣的日子,留给后人一部才子佳人风尘如梦的《浮生六记》。

有了如此梦幻迷人的故事,沧浪亭越发激起了我的念想。

机缘巧合的是,乙未仲夏,我因工作调动,竟然来到了往日念想的女神身边。每日朝来暮去上下班都路过,从此能够近睹“沧浪女神”之芳容。

沧浪亭坐落在姑苏城南端,傍着一条纵贯南北的人民路,路西是文庙,对面便是沧浪亭。驻足沧浪街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樽斑驳古朴的石门。沿石门过去,平铺一条颇具古意的石板街,街北面是著名的可园,路南面弯曲环绕着一脉幽碧婀娜的流水——莫非,这就是盛传中的“沧浪之水”?

细看过去,果不其然,沧浪之水款款默默,水流不急也不缓,仿佛一位妙龄舞者,在夕阳的余晖里,轻摇纸扇,悠闲漫步。那汩汩的流水低音,倒像是舞者口中飘出的一段昆曲了。

垂柳掩映中,见那沧浪之水环绕着沧浪亭园,隐约可见园子四围的曼妙景致。依水而建的园帷,或是黛瓦粉墙,或是镌花镂窗,或是飞甍轩房,或是曲榭长廊——这哪里是园帷呀,分明就是“亭亭美景关不住,一带屏风依墙来”啊!

原来,园墙竟是可以这么建的。

只消远远地这么望过去,沧浪亭园的外帷已是如此袅娜娉婷,想那绿意葱茏遮掩之下,沧浪亭园内的风景,又该是何等令人心旌荡漾。

这么想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园内风光来……沿石桥入园,林木葱翠,叠石成山,复廊曲径,幽竹纤纤。经明道堂,登看山楼,绕御碑亭,折翠玲珑馆,过五百名贤祠,拾级向上,便见那幽朴古雅的沧浪石亭,翼然凌坐于山顶。

居亭而极目周望,但见“飞云过天,变态万状”,“俯视河中,波光如练”(《浮生六记》)。园内亭桥廊榭,竹石轩木,泮水萦回;园外一泓流水,浮萍点点,绿柳成荫。内外一体,自然和谐,既显古朴之儒雅,又富山林之野趣……这,大概就是沧浪亭的独特之处吧。

朦胧恍惚间,似见塘中荷叶田田,莲花次递绽放,俏才女芸娘竟扮作书生模样,驾了一叶扁舟,径至沧浪亭下,约沈三白月下对诗……

正待细听究竟,忽却蓦然神醒。定了睛再看眼前景致,只见天色早已向晚。沧浪亭园,此刻在暮色中越发显得倩影婆娑了。

驻足街头,念想着沧浪亭。忽然想起周敦颐《爱莲说》中的句子:“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是啊,人生在世,对于自己倾心的人或者物,未必要尽知尽解甚至拥有,就这么远远地看着,留一些空白作念想,不也是一种审美享受吗?

沧浪之美,只需远观,心已荡漾。既然如此,我且止步。就让这段隔着时空的距离感,留作心中最美的念想吧。

2016年10月3日于苏州三元坊。

2016年10月9日改定。

 

(注:本文发表于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2016年12期第76-77页“文学走笔”栏目。)

 

【作者简介】程振理,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授级教师,江苏师范大学兼职硕导,江苏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秘书长、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对象、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奖获得者、江苏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先进个人。学术研究方向为中外教育思想和语文教育智慧,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多一只眼看教育》等书籍12种,专著《〈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荣获江苏省人民政府“第12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e8%8b%8f%e5%b7%9e%e6%b2%a7%e6%b5%aa%e4%ba%ad1

 

程振理:生命湖缘

 

生命湖缘

 

■ 程振理

 

在我的生命中,似乎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湖缘。

我出生在皖北的一个小乡村。印象中村子南边有一汪小湖,幼年时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直到远离家乡在外地求学写作文时,才自作主张地名之曰“青的池”,大概是由于那时感觉它碧波清澈吧。因为还没到上学年龄,经常跟着大孩子们到湖边上玩耍。夏天,湖岸周围长满了芦苇,比人还高,是我和伙伴们捉迷藏的好去处。有时天色向晚也不知道回家,直等大人一个个喊着乳名叫回去。稍大一些时,偶尔也会牵着着大孩子的手走进水中,在湖边浅水地带学着旱鸭子游泳。其实根本称不上是游泳,也就是蹲在水中戏水而已。尽管如此,在我的记忆中,青的池却永远弥漫着童年的欢乐与幸福。

家乡紧邻古城徐州,徐州城里住着姑舅之亲,自然少不了串串门。表哥便引我们去了一个大湖,这就是云龙山脚下的云龙湖。依稀记得当时表哥说,云龙湖又叫石狗湖。相传湖边住着一位老石匠,养了一条大黑狗,后来狗被财主剥了治病,老石匠就雕刻了一条大石狗,从此保佑附近百姓旱涝保收和生计安全,故称石狗湖。云龙之名,乃后人新起。除了这个传说之外,云龙湖并未给我留下别的太多印象,因此我还是时常怀念童年的乐园“青的池”。

我在家乡只上了一年多小学,便随大人遥迁至数百里外的一个湖边小城。这个湖可比家乡的青的池大多了,名字叫洪泽湖,是全中国第四大淡水湖。我从此在这个湖边小城生活了三十多年。其间多次乘船到湖中观水、赏荷、踏浪、采莲。在我没到上海、厦门、海南见过真正的海之前,我第一次置身洪泽湖目睹了“水天相接”的浩淼无穷;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深不可测”的真正内涵。洪泽湖可算是伴我人生最久的湖了。

距洪泽湖西岸不远处,有一个奇幻的岛屿,当地人称穆墩岛。传说宋朝著名女将穆桂英曾在此点将操练士兵,至今岛上仍有“演兵场”和“点将台”遗址。岛不甚大,四面环水,景色秀美,气候宜人。岛上现仍住着数十户人家,世代以打渔为生,颇具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遗风。最让人称奇的是,这个岛千百年来经历过无数次水涨潮退,却从来没有被水淹过,水涨岛升,潮退岛落,始终安然无恙。为此,身居洪泽湖畔的我,没少来岛上踏访,想一探其中奥妙,却始终无功而返。

夏天的洪泽湖格外迷人。阵阵暖热的湖风,吹得数十里滩涂湿地的荷花竞相开放,上千品种荷花颜色各异,五彩纷呈,有的一丛丛一簇簇,像赶庙会似的,有的沿湖岸一字排开,好似选美大赛,有的掩映在高高的芦苇荡间,调皮地和游人捉着迷藏……多姿多态,争奇斗艳。再向稍远处望去,只见湖心上空,成千上万的鸟儿竞相往来,群群飞掠,好一派鸟的天堂——这是一个纯自然的生态世界,尚未被人类破坏的自然领域。可以想见,湖水之中,各类游鱼,定然也在畅意快活地往来穿梭……

我在这洪泽湖畔生活着,每天享受着湖水带给我的清新质朴与灵感灵气。上完小学上中学,上完中学上大学,青春岁月总是绕不开这个湖。湖水仿佛仙女明丽的眼,时时默默地注视着我。师范院校毕业后,我仍旧在湖边上的一个小镇教书,每逢夕阳西下,约上几位同龄的教书人,沿着水边一路散步,畅谈教育与生活、理想与未来,直到天黑透了,才借着岸边渔船的灯光返回。若是月光皎洁,则会归之更迟,完全醉心于湖畔乡村的诗意生活中了。

在以后的岁月中,我还遇见了南京的莫愁湖,杭州的西湖,台湾的日月潭,韩国的昭阳湖,英国的温德米尔湖……每个湖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每个湖都散发着自己的独特气息。这些由水组成的独特载体,总能给人以丰富的人生联想和深刻的生命启迪。当我穿梭于生活的忙碌中,往来于城市的奔波间,那些湖水的丝丝涟漪,随着波纹的缓缓荡漾,时常重回我的脑海,令我感觉荡心涤滤,神清气爽,给我一种彻悟与升华,让我不断领悟人生的意义——这是湖水给予我的缘分,给予我生命的点化。

万物皆生于水,又将复归于水;人类源于自然,终将回归自然。其实,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正是一个更大的湖吗?同时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底,不也另有一个心灵之湖、精神之湖吗?我们每个人只是湖中的一滴水,甚至只是湖水中的一个分子。我们的生活,每天也在随着湖水的波纹发生着丝丝涟漪;我们的思想,每天也在随着湖水的流动缓缓地生长……

乙未仲夏,因工作调动,我辞别了伴我多年的洪泽湖,来到了苏州的太湖之滨,开始了人生新一段湖缘之旅。

写于2015126日,苏州三元坊。

 

【作者简介】程振理,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授级教师,江苏师范大学兼职硕导,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秘书长,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对象,江苏省优秀教学成果奖获得者。学术研究方向为中外教育思想和语文教育智慧,主持省级课题3项,发表论文200余篇,各类诗文近100篇,出版《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多一只眼看教育》等书籍12种,专著《〈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荣获江苏省人民政府“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注:本文发表于文学期刊《楚苑》杂志2016年第2散文随笔栏目。)

 

 

癸巳蛇年的教育心迹

 


癸巳蛇年的教育心迹


程振理2013年论文发表获奖与书籍出版[部分]


  




































































































































类别


成果名称


出版社/刊物/部门


出版时间


刊物期号


书籍出版


《多一只眼看教育——中外教育智慧启思录》(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3.07


《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苏派语文名师教学智慧解密》(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3.10


《新课程高中语文作文技巧大全》(主编2


○龙门书局出版


2013.09


《田野飘来草木香——江苏33位语文特级教师论语文》(副主编1


○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编印)


2013.07


论文发表


《重构“自觉”的语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核心期刊)


2013.12


《语文是一门“自觉”的艺术》


《语文世界》(被人大资料中心《高中语文教与学》全文转载)


2013.11


《真语文离不开“自觉”二字》


《语文建设》(核心期刊)


2013.07


《教育家成长的“自觉”之道》


《未来教育家》


2013.03


《呼唤“自觉主义”教育》


《教师》(卷首文)


2013.12


《谈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苏派地域意蕴》


《行知研究》


2013.03


《〈生活的艺术〉中的教育哲学意蕴》


《江苏教育》(首批核心期刊)


2013.7-8


《语文自主课堂的建构与效能评价》


《中学语文》


2013.10


《语文课堂小组成员的权力均衡探析》


《新语文学习》


2013.06


《古诗词阅读鉴赏的3D路径》


《新语文学习》


2013.03


《“我的中国梦”获奖作文评析》


《心中的祖国·全国高中生读书征文活动优秀作品精选》(21世纪出版社)


2013.12


论文获奖


《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苏派地域意蕴》/江苏省2013行知杯论文大赛特等奖


江苏省陶行知研究会


2013.09


《真语文离不开“自觉”二字》/江苏省优秀教学论文评比高中组一等奖


江苏省中小学教研室


2013.12


《草根校长管理思维自闭症的病理分析》/江苏省2013教育管理论文大赛二等奖


江苏省教科院


2013.09


《“活语文”课堂教学的意蕴逻辑》/江苏省2013师陶杯论文大赛二等奖


江苏省教科院


2013.11


《苏派教学思想与课堂导学艺术探究》/江苏省2013蓝天杯论文大赛二等奖


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


2013.12


指导获奖


“我的中国梦”全国中学生读书征文比赛写作指导一等奖


团中央、语文报社


2013.05


江苏省第六届中小学生诗歌竞赛优秀指导奖  


江苏省教育学会


2013.01


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兼职硕导


江苏师范大学


2013.12


  


附:程振理已出版书籍


 


一、学术类:


1.《〈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 程振理著 /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06


2.《活语文教学思想研究与实践》/ 程振理参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06


3.《多一只眼看教育:中外教育智慧案例启思录》/ 程振理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07


4.《田野飘来草木香:江苏33位语文特级教师论语文》/ 程振理副主编 /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学术联盟,2013.07


5.《特级教师这样教语文:苏派语文名师教学智慧解密》/ 程振理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10


 二、教学类:


6.《全品高考复习方案语文》/ 程振理主编 /北京西苑出版社,2003.06


7.《高中新课程同步学案语文必修1/ 程振理主编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8.08


8.《高中新课程同步学案语文一轮复习》/ 程振理主编 /山西教育出版社,2008.08


9.《新课标高中语文写作技巧大全》/ 程振理分册主编2 /龙门书局,2013.09 


三、参编类:


10.《高考考点解析与训练:高考语文考点突破》 / 程振理参编 / 远方出版社,2003.03


11.《一课3练单元达标测试:高一语文上》/ 程振理参编 /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3.06


12.《模块检测:高中语文必修一二》 / 程振理参编 / 文教资料杂志社,2005.09


13.《在路上》(新课程论文选编)/ 程振理 参编 / 南京出版社,2009.10


 

程振理:坚守一颗教育的真心

 


坚守一颗教育的真心


 


程振理


 


李贽《焚书》中,龙洞山人叙《西厢》,末语云:“知者勿谓我尚有童心可也。”夫童心者,真心也,“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教育乃教人化人之举,以培养“真人”为旨归,自然应当坚守一颗纯粹的“真心”。


生于文革期间的我,自幼骨子里流淌着下放知青的血脉,乡村耕读的场景,时常浮于眼前。依稀记得文革末年刚上小学时的境况,身挎父亲用碎布块精心缝制的花书包,臂挽外祖父木工精作的小虎凳,步行至邻村公社大队部所在的村小学堂念书。在一次校会上,一名三年级的女生声情并茂地表演诵读《小马过河》,这在那时初入学堂的我看来,上学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还记得文革期间亲历“蹲学习班”待遇的祖父,文革以后依然能保持着沧桑后的乐观,时常倚墙坐靠在偏房的门口,手捧《红楼梦》、《七侠五义》等古典书卷,陶醉般地沉浸在文学的侠骨柔情中,有时还会将书中的人和事说给我听,甚至用文言文记录着什么。这在那时我尚属年少的心灵中,认为读书竟然是这样的幸福!


更记得当我们举家迁至数百里外父亲曾经念过书的一个湖边小城,囊中羞涩的我第一次向同学借了两分钱前往新华书店租看绘本书籍的情景,以及上中学后用点滴节俭的零花钱前往邮局买看的文学期刊和报纸——至今我还收藏着三十年前的那些旧报刊,每次搬家或假期整理书籍时总要翻看回忆一遍,那曾是多么温馨的求学生涯!


也许是喜爱文学和写作的缘故,或许是受了启蒙恩师的影响,还许是受了家族传统的潜移默化,读大学时我只选择与“文”密切相关的学校和专业,就这样我一个猛子扎进了语文和教育里、阅读和写作里,而且越来越陶醉其中,以至终身不可自拔。


初涉教坛是上个世纪最后十年的事了,我曾在为朋友作的一篇书序中回忆过那段乡村教育的生活:每每夕阳西下,沿淮河岸边一路漫行,嗅乡土气息,观自然景象,议天下大事,论教育真谛……直转到天色向晚,意犹未尽,返途中借着岸上村落与河中渔船星星点点的微弱灯光,思考着教育人生的点点滴滴,也不枉这一段充满浪漫诗意的乡间旅程。


那种如诗如画的教育状态,颇令人想到陶渊明《归去来辞》中的诗句:“舟摇摇以轻殇,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我常常想,教育是一份多么不平凡的事业啊!那些从乡村走出来的孩子们,将来不论到哪里求学、工作,他们的血液里永将流淌着乡村教育的“灵魂”琼浆。


然而,随后世纪末的一场教育大讨论,让原本平静的中国教育如海上航船一般遭遇风暴的洗礼,教育圈内的不少问题被暴露、被放大、被炒作,应试作为一种教育方式受到了空前绝后的攻击与批判,传统教育的方方面面被质疑、被否定、被替代,面对理想化的素质教育,面对接踵而至的第八次新课改,思想上毫无准备的一线教育人个个变得无所适从、不知所措,一时间趟水过河中,一面面小旗被歪歪斜斜地树立起来。


作为教育航船上的一员,我自然也不例外,茫然地看着身边歪歪扭扭的各派教育旗帜,亲身经历着红的白的灰的黑的教育现象,我越发陷入沉思。我被周围奇怪的教育现象围堵得喘不过气来,我反复地问自己:今天的教育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究竟什么是真教育,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教育?


在痛苦的寻觅与思索中,我开始反思自己从文革幼年时至今亲历亲从的教育之路,并逐渐把关注的目光扩大到全省、全国,甚至还结合自己赴英国、韩国访学的见闻感受,深入研读包括中国教育史、思想史在内的世界教育史、思想史,研究中国旧式学堂的私塾教育、封建时代的官学、近代新式的西学,以及中外历代教育大师的思想论著,并曾出版过一本关于《论语》教育智慧的研读专著……现在想来,这些年的研读与反思,无疑将会给我的后半生带来深远的影响。


不知不觉间,新课改又走过了十年。渐渐地,我似乎有所顿悟,似乎从古今中外的思想家和教育家眼中看到了真教育的一缕霞光,找到了内心深处苦苦寻觅的理想教育的桃花源。于是在中外教育思想大师们的暗示和引领下,我开始探索、研究、实践我的“自觉主义教育观”,并将悉尽我的后半生,完成、完善、深化这一思想理论体系,以此奉献给人类的教育伟业!


在我关注与研读世界各国教育现状的过程中,近几年逐渐积累了一系列中外教育的典型案例,这些案例涉及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升学教育、大学教育、家庭教育、非常教育、教师教育等诸多方面,每一篇都令人深思,给人启迪,让我们在阅读与借鉴中找到适合自己一方水土的教育密码,引领我们让教育返璞归真,躬身实践符合科学规律的真教育之路!


这些案例汇成一本《多一只眼看教育》,然而随着书册编辑进程的日渐成形,以及思考的逐步深入,我越来越感觉身上的担子之重。我想,作为有责任感的一代教育人,仅仅“多一只眼看教育”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反思,要借鉴,要转变,甚至要引领。我们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绝不能不负责任地一“看”了之,我们更应该主动思考问题的解决方案,并自觉行动尝试解决当今中国教育的问题,甚至引领中国新课改的方向,才不妄作为有责任感的教育人的一番心力!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愿坚守一颗教育的真心,任路遥其坎坷兮,仍将执著而求之!愿天下教育人携起手来,为中国教育和天下苍生计,让中国教育返璞归真,让中国教育迈向辉煌!


 


(本文为程振理编著《多一只眼看教育·后记》,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7月出版,原题《让教育返璞归真》,后应报刊社“教师节特刊”之需略作改动)



 


                                                                                                                  827,洪泽湖畔


 


 


 

病榻中的学术蜗行[2011-2012]

 


病榻中的学术蜗行


(程振理2011-2012年论文发表获奖及著作出版情况)


 





































































































































序号


成果名称


出版单位/发表刊物


出版时间刊物期号


1


《〈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专著)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1.06


2


《语文阅读教学中的讨论与对话》


《语文教学与研究》(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2011.01


3


《语文课“伪自主”现象的理性对策》


省教育厅师资处第九届蓝天杯教师论文奖


2011.01


4


《〈侍坐〉章里的语文教学法》


《语文世界》杂志


2011.02


5


《基于阅读背景的写作训练》


《新语文学习》杂志


2011.03


6


《〈雨霖铃〉课堂教学实录与点评》


《语文教学通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2011.04


7


《基于“活教育”理论的“活写作”训练》


《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2011.06


8


《探寻本真语文的自主教育》


《语文世界》杂志


2011.06


9


《高考阅读探究题命题探讨》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2011.08


10


《语文公开课“迷航”现象的理性思考》


《中学语文》杂志


2011.09


11


《探寻本真语文的自主教育》


《高中语文教与学》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复印中心)


2011.10


12


《基于“活教育”理论的“活写作”训练》


省教科院省师陶杯教育科研论文奖


2011.11


13


《苏派教学思想及其课堂导学艺术探究》(课题论文)


《考试》杂志


2012.01


14


《试析语文教师的新课改素质软肋》


《中学语文》杂志


2012.01


15


《文本阅读鉴赏中的“顶层问题”设计》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2012.03


16


《英国教育印象:瑞德克利夫学校见闻》


《新教育》杂志


2012.03


17


《从自觉语文到语文自觉》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文核心期刊)


2012.11


18


《“活语文”课堂教学实施策略》


《中学语文教学》(中文核心期刊)


2012.11


19


《试析语文教师的新课改素质软肋》


省教育厅师资处蓝天杯论文奖


2012.12


20


《〈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专著)


省政府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2012.12


 

蛛儿织网的日子


 


蛛儿织网的日子


 


程振理


 


也许是这座楼房的确陈旧了,夏夜常在这里看到一些蜘蛛网。在檐角、墙角、门角、灯管角上面,蜘蛛网依势而挂,随处可见。这不,一只躯体宽约5毫米的小蜘蛛,竟看中了我书房的窗角。为使屋子能多吹进些凉风,我将塑钢玻璃窗打开半扇,这只蜘蛛偏看我脾性好,硬是要陪我朝读诗书、夜望银河。


亲睹蜘蛛织网,其实也是乐事一桩。且说眼前这只蜘蛛,从那半开的塑钢窗梁探身下跃,动作娴熟,潇洒自如,真好似高台跳水的运动员,又如空中旋舞的散花飞天,更像敢于挑战生命极限的蹦极参与者。这蛛儿身轻如燕,肢体敏捷,顺势降至窗缝中空地带,便打桩安营,设定据点。未及它坐稳地盘,又旁逸跃出,飞身上攀,沿适才布下的天丝栈道,继续盘丝。几番周折,只见数道互为交织的几何丝线成为放射形。如此这般,蛛儿在网上忙个不迭,只一袋烟的工夫,纵横交错,布置严密的一张网便呈现于眼前了。


刚容它歇息片刻,恰值一只小飞虫直面撞来,来势汹汹,竟把那网撞得在空中来回荡悠。说是迟,那是快,早见这蛛儿飞身扑向飞虫,连捆带啮,将虫子擒了去。


一顿美餐之后,蛛儿美美地悬在网上,打盹,做梦,抑或是欣赏皎洁的月色,好不惬意。


后半夜,空气渐凉。我在睡眼蒙眬中,竟忘了新结的蛛网,把几扇窗关了。天明醒来,开窗透气,才发现昨夜关窗时挤毁了蛛儿的新居。因为蛛儿的网是依窗势而织,半扇窗闭了,网儿便挤没了。再拉开窗扇时,网已破损不堪。蛛儿呢?我很担心蛛儿的生命。看看窗壁,始终不见蛛儿的残骸,也许,蛛儿还活着。


直到傍晚时分,我才忽然发现,塑钢窗半开的窗扇上,又一张网正在形成。定睛细看,是蛛儿,没错,是它,它在重建家园呢。我在心中暗自庆幸,慨叹蛛儿生命力的顽强。


然而天公不作美。是夜,急雨骤降,匆忙中,我只得又去关窗。


这回,我小心了,轻轻推拉着塑钢窗扇。风雨中正在躲闪的蛛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意,理会地躲藏起来,避雨去了。很遗憾,蛛儿新织的网,又被挤没了。


我猜蛛儿一定是伤心透了,空中建一座家,不容易,却三番五次遭遇天灾人祸。然而次晨,我见蛛儿又在营建新居,动作显得愈加娴熟了。真是一个不灰心的蛛儿!你看它,在那里不紧不慢地、不气不恼地、认真地、耐心地、勤恳地劳作着,颇似一位对生活充满热情的长者!我不禁打内心里佩服起这个小生灵来,它那愈挫愈进的精神感染了我。


人生于世,坎坷无数,多少人在困难面前裹足不进,望难兴叹。


又有多少人在家园遭到毁坏时一筹莫展,一蹶不振。人活着,就要像蛛儿一样,要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就是要时时保持生活热情,全力以赴地实现心中的梦。


这个夏天,我书房的塑钢玻璃窗关了开、开了关,往复数十次。


这倔强的蛛儿织就的网,就这样织了破,破了织,日日不辍。直到前几日劲风冷雨连绵了一个星期之后,我再也没见着蛛儿,不知道它现在如何?


这个夏天,有蛛儿织网的日子,我的生活多少增添了一份色彩。


想想这个倔头倔脑的小不点儿,我还真有些想它了。


 


(本文发表于《中国教育报》20081019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