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振理:高考语文命题的理性走向

高考语文命题的理性走向

——2016年高考语文江苏卷述评

■ 江苏省苏州中学  程振理

 

今年高考语文江苏卷总体平稳,彰显人文,可谓感性中不乏理性,沉稳中不乏灵动,真正体现了江苏卷的时代气、现实感、生活性、文化味等特点,突出了高考语文对学生语用能力和语文素养的综合考查。

一、命题选材贴近现实生活

江苏卷语用题或涉及“沉静下来用心对待生活”(第1题),或涉及“评书、古琴、尾曲、木偶戏四个文艺演出”(第5题),或涉及“为每组文章拟一标题,编成集子”(第4题);文言文涉及“根据文中张作霖的科举经历,概括当时科举考试的相关特点”;诗歌题涉及“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现代文涉及“你生活在社会当中,一方面希望有更多自由,另一方面又发现面临着种种约束”等,无疑都是源自现实生活的语用素材。

语文试题取材于现实生活,这是一个很好的导向。长期以来,不少教师为考而教、不少学生为考而学的不良风气滋生漫延,导致不少师生学教语文应试化、模式化、机械化,明显背离了语文学科的根本之道。语文者,语言也。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语文的素养与能力皆源自生活,因而语文命题与考查皆关乎生活情理,这才是语文教考一体化而非两张皮的归真返本之途。

二、题型设计聚焦语用能力

无论是古诗文和现代文的主观题,还是语言文字运用的客观题,江苏卷在题型设计上都旗帜鲜明地聚焦语用能力。例如第2题“下列熟语中没有使用借代手法的”,第3题“下列各句中所引诗词不符合语境的”,第4题“所拟标题与各组文章对应最恰当的”,第8题“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汉语”,第10题“这样选材有什么表达效果”,第17题“请简要分析本文的论述层次”,均是对学生语用能力的考查。

聚焦语用的题型设计,是对近年来“语文教什么”和“语文学什么”激烈讨论的最好回答。实施新课改以来,教学一线出现了不少“伪语文”“杂语文”现象,随着讨论与争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语文人逐渐达成了共识,即语文应是一门关乎语言文字学习与运用的工具性学科。因而高考语文命题聚焦语用能力考查,乃是引领教学一线回归语文正途之举。

三、考查立意指向语文素养

江苏卷向来注重对学生语文综合素养的立意考查。例如今年的题型设计,既考查了学生对张岱《家传》这类文言文的阅读与理解,也考查了学生对辛弃疾《八声甘州》这类宋词的鉴赏与评价,既考查了对沈从文《会明》这类小说的领悟与探究,还考查了对郭英德《成人不自在》这类论述文本的思辨与分析,即便在语用考查模块,也设计了“下列各句中所引诗词不符合语境的”这样的题型。

这些题型形式多样,考点各异,但如同一张密集织就的知能网络,涉及学生语文素养的方方面面,是对学生语文综合素养的全面考查。学生想要冲关赢分,必须调动起十几年饱读诗书的广博积累、历练社会的切身体验、分析问题的系统思维、概括思辨的语用表达等等,真可谓“书到用时方恨少”、“日积月累见出真功”。

四、作文题旨引领个性创新

作文是高考语文的半壁江山,每年也最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2016年江苏卷作文是“俗话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人却说,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别人已说的我不必再说,别人无话可说处我也许有话要说。有时这是个性的彰显,有时则是创新意识的闪现。”要求考生根据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进行写作。

这道作文题,既贴近学生生活,又极具时代感。命题材料本身的“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与“有话则短,无话则长”具有内在的辩证性,“别人已说的我不必再说”与“别人无话可说处我也许有话要说”更给人以深刻的思辨性,而“个性的彰显”与“创新意识的闪现”,则进一步引导考生辩证地看待问题、积极地规划人生,体现了江苏卷鼓励创新、彰显个性的时代特点。

总之,江苏卷作文题延续了近年来一贯的命题风格,选材贴近生活,学生易于上手,思考空间广阔,利于展示才华,充分彰显了江苏卷开放、包容、思辨、进取的命题宗旨。

 

[注:本文系《语文报》特约稿,发表于《语文报·高考版》2016年6月“问试2016——高考语文名家解读”专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