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探究


    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探究

     

    江苏省苏州中学 程振理

     

    摘要: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与实践价值,不仅是对中国古代教育思想的传承与实践,更是对中国现代教育实践经验的创新与发展,无论是理论层面,还是实践层面,都对当代中国教育实践有着切实而深远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陶行知;小先生制;理论源流;思想内涵;现实意义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9094(2015)07A-0054-04

     

    作者简介:程振理,江苏省苏州中学(江苏苏州,215007,江苏省教授级高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江苏省高中语文特级教师,江苏师范大学兼职硕导,江苏省“333 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

     

    陶行知是中国现代伟大的人民教育家,他的人格精神和教育思想是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宝贵财富和重要资源。
    在长达30年的教育实践中,
    陶行知给我们留下的教育理论浩如烟海,既全面博大,又实际精深,除“生活教育”“平民教育”“乡村教育”“民主教育”等为人们广为知晓的教育思想以外,“即知即传的小先生制”也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与实践意义,不仅对当时的教育实践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对当代教育实践仍有很强的指导价值。 

    一、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诞生背景

    “小先生制”是陶行知先生在普及教育实践过程中依据“即知即传人”的原则,采取小孩教小孩、小孩教大人的方法,倡导并推广实施的一种教育组织形式,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教育思想理念。

    何谓“小先生”,陶行知先生是这样说的:“生是生活,先过那一种生活的便是那一种生活的先生,
    后过那一种生活的便是那一种生活的后生,学生便是学过生活的人,先生的职务是教人过生活。 小孩子先过了这种生活,又肯教导前辈和同辈的人去过同样的生活,就是一名名实相符的小先生了。”[1]

    由此可见,陶行知的所谓“小先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长者为师”,而是知者为师、能者为师,以知识和能力掌握的先后为标准,而与年龄的先后没有必然联系。
    正如陶先生所说:“每个人,即使是只学习过几个月,只要学到一点,就应当把他学到的教给别人,甚至很小的孩子也可当‘小先生’。”[2]

    陶行知倡导“小先生制”之构想,初起于1923年陶母从孙学习《平民千字课》及晏阳初师从六岁童学唱《尽力中华歌》,后历经十年“怀胎”,于探索“工学团”的实践中得以“瓜熟蒂落”。
    尤其是少年学子方友竹,在陶行知的感召下办“报童工学团”“流浪儿童工学团”, 实行学生教学生的连环教学故事,令陶行知深感“小先生制”实践的可行性。

    后来陶行知在工人、农民和儿童中推行普及教育,支持晨更工学团办识字学校、女工夜校,及在陈鹤琴协助下办劳工小学、幼儿园,更加深切地体会到普及教育要依靠“小先生”(也称“传递先生”)“即知即传人”的力量,于是在国内发表了多篇倡导“小先生制”的文章。

    “小先生制”的正式诞生,是以在山海工学团纪念“一·二八”两周年大会上,陶行知同时举行的“小先生普及教育队授旗典礼及宣誓”仪式为标志的。
    二十六个村庄的“小先生”接过普及教育的旗帜,宣誓“知识为公”“即知即传”。 在陶行知的大力推广下,“小先生制” 诞生仅仅十个月,上海就有了 18000 个“小先生”,全国十九个省和四个直辖市推行了
    “小先生制”, 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陶行知甚至还介绍新安小学一批奉行“生活教育”的“小先生”走向社会大讲坛,走了全国二十二个省市,行程五万多里,做了大量爱国工作,轰动了当时的全国教育界。
    广东的一名十三岁少年还写出了两万字的见闻感受,陶行知为其亲笔题名《小先生的游记》,推荐交由商务印书馆印刷了十二版。[3]

    可见,陶行知先生倡导“小先生制”,是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普及大众教育、推广平民教育、实施民主教育、改造乡村教育的时代大背景,在当时有效促进中国教育民主化进程的过程中,极具创新价值与实践意义,切实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理论源流

    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蕴含了“教学做合一”“生活即教育”“教人做主人”等宝贵理念,其核心是“知识为公”“即知即传”,这在当时中国普及教育师资缺乏的时代背景下,“小先生的贡献,是非常之大的”(陶行知语)[4]。不仅如此,“小先生制”还是对中国古代教育思想的传承、创新与发展。

    《论语
    》中曾有记载:“子曰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意思是说三个人在一起出行,其中一定有人可以当我的老师。
    应当选择他们的优点去学习;发现他们的缺点,对照自己注意改正。 可见在春秋时期的孔子看来,学问并非专属所谓长者,无论什么人,无论年龄大小,人人都可能成为你的老师,人人都可以传道教授别人。
    这可以说是中国早期的民主教育主张,应该可以视为“小先生制”诞生的文化沃土。

    《论语》中还记有孔子“不耻下问”的主张,就是不仅听老师、长辈的教导,而且还求教于一般看来不如自己知识多的一切人,且不以这样做为可耻。
    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就是明证。孔子的“不耻下问”,一是就近学习自己的学生,二是向附近的百姓学习,《论语》有很多例证[5]。尤其让学生教自己,这本身即可视为孔子对“小先生制”的反躬实践。

    《学记》中也记有“教学相长
    ”的主张,“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6],说明教与学是可以相互促进的关系。战国时期荀况的《劝学》中也用“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比喻学生可以后来居上超过老师。
    这同样是对中国早期“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内隐补充。

    汉代以后,儒家学说成为中国传统教育主流思想,在尊师重道的大环境下,唐人韩愈在《师说》中也指出:“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极力主张任何人都可以做自己的老师,不应考虑地位贵贱或年龄差别,也就是说,老师未必一定比弟子贤能,弟子也可以反过来教老师。
    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古代“小先生制”思想的萌芽。

    近代中国教育更多地注入了民主思想,加之陶行知早年赴美留学师从杜威,其“儿童和青少年在生长和生活的过程中,在扩充、提高、更新、重组的过程中逐步成长为并最终成为社会的合格成员”[7]的思想无疑也深深地烙在陶行知心中,从而为陶行知立足中国本土提出
    “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等思想埋下了种子,这应该视为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催化剂”。正如陶先生说:“普及生活教育所要树立的第一个信念,便是小孩能做先生。
    自古以来,小孩子是在教人,但正式承认小孩为小先生是一件最摩登的事。”[8]

    正是中国古代教育民主思想的熏陶,以及中国近现代教育民主思潮的催化,陶行知方能受之现实生活实例的启发,善于发现并及时总结出了“小先生制”的教育创举。
    因而可见,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究其根本源流,乃是对中国古代教育思想的传承、创新与发展。 

    三、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丰富内涵

    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教育思想,无论从哲学的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和方法论层面,还是立足当前中国教育新课程改革的层面,都蕴涵着切实而丰富的理论与思想内涵,成为现代教育思想理论中的重要一脉。

    一是以生为本的人本教育思想。从本体论来说,“小先生制”体现了陶行知先生尊重儿童、以儿童为本的教育思想。
    陶先生说:“我们必须使大家承认小孩能做教师,然后教育才能普及,小孩的本领是无可怀疑。”[9]在陶行知的眼里,小孩既是学习的主人,也是教育的主人,既可做学生,便可做“即知即传人的小先生”。
    这种观念与当前中国全面推行的新一轮课改“以生为本”的精神价值是完全一致的,因而“小先生制”实质上就是民国时期人本教育思想的呈现。

    二是师生平等的民主教育思想。从认识论角度看,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充分体现了师生平等的民主教育思想。
    在陶行生先生看来,小先生的承担者不应只是优等生,而是能者为师,师与生的关系是交叉的、互为的、平等的。这与我们今天新课改倡导的“面向全体学生,促进个体发展”也是不谋而合的。尤其在当今信息多元化的学习环境中,更是强调异质学习对象的组合与团队协作方式的进步,因而“小先生制”也是加快教育民主化进程的一种有效方法,更体现了师生平等的民主教育思想。

    三是培养创造的儿童教育思想。
    陶行知先生说:“我们发现了儿童有创造力,认识了儿童有创造力,就须进一步把儿童创造力解放出来。”“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它能启发解放儿童创造力以从事于创造工作。”[10]从价值论的视角看,“小先生制”正是“启发解放儿童创造力以从事创造工作”的明证,它不仅在普及教育运动中发挥了令人瞩目的作用,而且在抗战宣传与爱国宣传中成为了急先锋,著名的新安旅行团就曾在陶行知先生的鼓励下,行遍了大江南北,宣传抗日与爱国,被时人称为“民族的小号手”[11]。这同样体现了新课改倡导“培养创造精神”的教育理念。

    四是着眼发展的合作学习思想。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小先生制”还蕴涵着合作探究的学习思想,如陶行知先生所说,当时小先生的活动方式是“以集体生活之不断地自新创造的过程来教育儿童,使儿童团结起来做即知即传的小先生。”[12]这不正是当前新课改所倡导的 “自主、合作、探究、实践”的核心理念吗? 我们今天的课堂小组活动机制,其中很大成分上不也正是“小先生制”的“小孩教小孩”“即知即传”吗?
    张志公先生说,教育的本质即交往。“小先生制”,正是学生在交往中学习,在学习中交往,通过“自主、合作、探究、实践”,把知识与思想相互传递,并在传递与交往中相互得到提升与发展。

    五是崇尚实用的生活教育思想。陶行知先生早年曾师从杜威,自然多少受其恩师教育思想的影响,所倡“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的思想成为其“生活教育”思想的核心,而“小先生制”则是体现
    “生活教育” 的重要途径。“小先生”与“即知即传”践行的正是生活交往、社会体验与学做合一的“生活教育”思想。
    在“小先生制”下,儿童的生活理念、生活本领、社会能力、学以致用,都得到了全面的培养,正如陶先生所言:“教育不能脱离生活,教育要通过生活来进行,无论教育的内容还是教育的方法,都要根据生活的需要,教育与生活要高度一致。”[13]因而,“小先生制”蕴含了陶行知先生立足生活、崇尚实用的“生活教育”思想。

    此外,“小先生制”教育思想中还渗透了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实用主义教育思想、自动主义实践策略等,真可谓内涵丰富,思想深刻,无论从实践的层面,还是从理论的层面,都对我们今天的新课改具有多元启发意义。 

    四、陶行知“小先生制”教育思想的现实意义

    “小先生制”在中国二三十年代普及教育师资缺乏的背景下,确实是最简便最经济且快速易行的好办法。透过“小先生制”的时代价值表征,我们认为,无论是“小先生制”蕴涵的教育思想,还是其实践蕴涵的价值观与方法论,都对今天的教育具有不可小觑的现实意义。

    一是在理论层面上丰富了当代教育新课改的思想内涵。当前新课改的核心理念是“以生为本”,重视为学生创设良好的自主学习情境,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改变了过去强调接受学习、死记硬背、机械训练的状况。课堂内容不是教师要教什么、讲什么,而是学生要学什么、练什么。如何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是新课改情境下教师施教的思维起点。
    而推行“小先生制”,让学生成为小先生,学生便可成为学习的主人和课堂的主人。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自主选择学习内容,自觉投入学习行动,并在相互指导学习的过程中,培养起“即知即传人”的“知识为公”“团队合作”思想。
    因而“小先生制”丰富了当代教育新课改的思想内涵。

    二是在实践层面上丰富了当代教育新课改的学习方式。
    传统的学习方式一般有讲授型、自学型、交流型等,是以教师为中心、以课堂为中心和以书本为中心的学习,而“小先生制”则是“以学生为中心”,
    旨在引导学生在传统学习方式的基础上,担任既学且教的“小先生”角色。为了更好地 “即知即传人”, 学生需要翻阅大量有关资料,自主学习有关知识,在“即知即传”过程中,往往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必然会主动想法及时解决,从而培养了学生思维的敏捷性,激发了再学习的动机,形成学习的良性循环。
    由于是学生之间互为“小先生”,教师与学生是一种“交互主体”的关系,在学法上更易于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 更利于充分发挥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让“即知即传”的过程,成为学生自主历练的学习之旅,这无疑丰富了当代新课改的学习方式。

    三是在人才培养上促进了当代学生形成终身学习能力。一份调查显示学生对所学内容的记忆程度:教师讲授5%,学生阅读10%,视听并用20%,老师演示 30%,学生讨论50% 学生实践70%,学生教别人95%,其中学生教别人效果最好。“小先生制”让学生成为小先生,直接参与学习与相互指导的全过程,在这个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中,学生拥有自主学习的能动性和多样化的学习需求,因而成为真正的学习主体和课堂主人。在这种情境下,学生的学习成为建立在其具有内在学习动机基础上的“想学”,建立在自我意识发展基础上的“能学”,建立在学生掌握了一定的学习策略基础上的“会学”,建立在意志努力基础上的“坚持学”。而学生之间互为“小先生”,有更多机会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正如捷克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在《大教学论》中所说:“假如他把它教给别人,向别人传授,它便成了他身上的一个部分!”[14],因为这更有利于学生形成终身学习的习惯与能力。

    总之,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教育思想,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与实践价值,不仅是对中国古代教育思想的传承与发展,更是对中国现代教育实践经验的创新与尝试,无论在理论层面上,还是在实践层面上,都对当代中国教育实践有着切实而深远的现实意义。让我们继承与发扬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教育思想,共同谱写中国教育更加美好的明天。 

    参考文献:

    [1]方明.陶行知教育名篇[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5:217.

    [2][4][8][9][10][11][12][13]周德藩.走近陶行知——教师读本[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111.110.102.118.125.117.112.35.

    [3] , . 行知传[M]. :四川教育出版社,2010:143-150.

    [5]程振理.《论语》中的语文教育智慧[M].南京: 京大学出版社,2011:131-132.

    [6]张德超.为学而教——《学
    记》学记[M]. : 苏教育出版社,2009:48.

    [7][14]单中惠.教育小语:100 位中外教育家的智慧感悟[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46.132.

     

    Tao Xingzhi’s
    Educational Thoughts on “Little Teacher System”

    CHENG Zhen-li

    (Sihong Middle School, Sihong 223900, China)

    Abstract: Tao
    Xingzhi’s educational thoughts on “little teacher system” have rich theoretical
    connotation and practical values, which not only inherits and practices ancient
    China’s educational thoughts
    but also innovates and develops modern China’s educational practical
    experience. His thoughts play practical and significant roles in modern China’s
    education theoretically and practically.

    Key words:
    Tao Xingzhi; little teacher system; theory; connotation.

     

    【注:本文发表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首批认定学术期刊《江苏教育研究》20157A8A期“名家与名著”栏目第54-57页。】  

     

    [地址:江苏省苏州中学(苏州市人民路699号) 邮编:215007 ]

    时间:2015-10-19  热度:621℃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